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段)


手机只要联网总是避免不了各类信息的提示,不是娱乐圈的老母猪怀孕,就它妈的某某人发情,似乎它们习惯把头病的注意力转移到脚上。难道头痛是由脚气引起的?这个问题很深奥,确实值得人们好好研究研究。

可今天这个“蔡英文口口声声去中国化,下班却追大陆剧”的标题,却真乐到我了。这些龟孙真是人才,不点开看一下,真是对不起他们。打开后标题又换成了“下班做什么?蔡英文自曝:看大陆剧,还会恶补剧情”。这它妈的搞什么?文攻武吓的一套组合拳就是为了铺垫这无厘头的剧情?难怪周星驰会搞个顶戴花翎,原来是去找灵感呢!

蔡英文就算真的会追大陆剧,可这能说明什么呢?难道喜欢一部烂片就能证明价值取向相同?我虽然是个80后,可从来不会去看那些古装烂片,但与家人吃饭的时候却无法回避它们的存在。搞笑的是一集有100个错的烂片怎么就能代表中国文化呢?《延禧宫略》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正如我所料,都属于那种围着暴君屎盆子乱转的类型。

就算蔡英文真的看这种烂片,那能证明什么?不过是她有低级趣味而已。这跟我们看日本AV好像没有什么区别。那种脑袋后面有个猪尾巴的烂片,除了美化暴君,我咋就没嗅出一点中国文化的味道呢?是他们的狗鼻子比我的灵敏?还是他们不过就是在放屁?只有下贱到二月河那种程度的奴才,才会那么丧心病狂的讴歌暴君,而这正是对中国文化的最大羞辱。

如果这些王八蛋懂中国文化,那我就敢跟不要脸的李敖那样自称大师。儒家强调君臣关系不平等但对等,也就是孔子所谓的“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元明清三代是中国古代历史上,不下于暴秦的文化大倒退。明朝的光复没有承继赵宋政治上的宽松态度,相反它却勒紧了文化的脖子。从王阳明与李贽等人的遭遇来看,明朝不过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次诈尸,而清朝不过是将这种尸毒延续了下去而已。

清朝虽是异族统治,并犯下过累累罪行,可是到了弘历小儿时期,他们就被彻底同化掉了。他们的语言与文字到那时,不过是一种摆设,并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此时的满人与其说是个民族,还不如说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更为恰当。撇开文化不谈,单就政治而言,他完全是一个中央集权式的政治模式,在政治上他像极了明朝,而在打压文化的层次上,他们的差别只在于,异族心理不自信所带有的权力狂妄。


翰林院庶吉士徐骏的“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被胤祯小丑当成了讥讽满清的反诗掉了脑袋。写诗不安全,可拍马屁同样也有风险。元旦上贺表有一个小人写道:君恩虽厚,臣虽死不能报万一。可胤祯小丑对此有啥反应呢?它竟黑着脸批到“但尽臣节所当为,何论君恩之厚薄。”大过年的这王八蛋也太不近人情了。最搞的是金庸的祖上有个叫查嗣庭的,他因为将“邦畿千里,维民所止”作为试题也搞掉了脑袋。荒唐的是里面的‘维’跟‘止’被指有影射雍正砍头的意思。

可胤祯这个王八在二月河的《雍正王朝》里,却成了明君的化身,我真的无法想象写出这种作品的人,其人格得有多贱。胤祯的爸比在很多影视作品里都是一个完美的形象,出自那个贱人手笔的《康熙王朝》也不例外。可是不要忘了南山集案的戴名世就是死于这个麻子脸之手。

而最受影视剧追捧的则是胤祯的贝比弘历小儿,琼瑶的《还珠格格》现在想想就让人恶心,剧中的弘历现在竟然换了一身袈裟成了活佛,我靠,那穿越到清朝跟弘历小儿谈恋爱,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不管是《如懿传》,还是它妈的《延禧攻略》,只要你架空历史敢于像刘仲敬那个猪头一样意淫,那这个蛋你想扯多远就扯多远。

弘历小丑有没有跟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谈恋爱?这我不知道,可我知道这个王八蛋制造了130多起的文字狱,其中几十人被满门抄斩。将这些摧残文化的刽子手描绘成完人、情种,甚至下贱到让它们再活五百年,这不是受虐狂,这是什么?

蔡英文看这种烂片就跟我们看av一样,就为图个乐。可有些崇拜权力的软骨症患者,却喜欢权力所营造的那种魅惑感。不管奴才们赋予暴君多少浪漫的光环,都无法遮掩那散发着腐尸味的臭恶。这种恋尸癖现象也只有太监文化才能产生。把这种垃圾当作民族文化,就如同将岛国av当成日本文化那样可笑。拿蔡英文看垃圾片说事,真是拿着无知当有趣儿,真不知暴露了谁的软肋?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段)

写于2019年1月16日 感冒赋闲

文章只为不同的视角观察现实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