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武献诚 2018-05-04

人们热切希望中美贸易谈判涉及互联网开放。这是个难以判断前景的大问题,比预测美国经济的增长率要困难得多。我预测的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会达到3%,要比一季度的2.2%好许多。美国经济有如此之好的预期,源于她对贸易战的坚持。

然而,推动中国开放互联网(比如说,国内网民再也不必“翻墙”而可以浏览原来被禁看的网站)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一旦信息开放程度等同于西方世界,共产党统治在文化上没有任何正当性可言的事实必将展现在普通人面前。一个较为明显的信号是:习近平集团开始重视“原版”马克思主义,这一方面会淡化中共政权的列宁主义色彩(狭义地说,是残酷的镇压性质),另一方面则证明试图用儒教体系补充文化正当性的试验失败了。从江泽民统治的后期到今天,有十七八年时间的试验。结果是不行了。

那么,中国拒绝开放互联网又与中美贸易有何种关系呢?

答案是:不在于互联网信息市场有多大规模以及美国运营商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分割阿里巴巴、百度等的利润,而是拒绝开放会促使美国坚定将贸易战长期化,直到超出经济而达到1986年对华政策预想——让中国在经济发达之后,变成民主国家。现在来说,还有点“神话”性质。但是,即便川普的第二任期结束,出现民主党上台的情形,“回归布热津斯基”的轨迹也不会发生改变。

人权,再度成为中美关系的重点,并且与两国的经济成就挂钩。中国可以反驳美国有严重的人权问题,在经济分配暨社会福利上,有大规模人口的利益受损。事实上,中国的该方面问题更加突出。美国生活堪忧的人口规模不超过总人口的15%,而中国在这方面已经达到60%——多么可怕的对比!

布热津斯基一直主张美国与非民主国家外交中要将人权放在重点,以便促使对方更文明一些。现在,美国的顶尖级政治家终于省悟了:必须对北京重提人权问题,尤其是人权状况低劣的经济结果实质等于经济征服美国;大规模廉价产品不仅有可能摧毁美国国内生产体系,还使得中国的投资在美国实施强烈的政治目的。

北京对全世界的经济征服是一套完整的计划,它经济在亚洲地区经常小试牛刀。日本因在钓鱼岛问题上的不服从立场,遭到稀土进口控制;菲律宾因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不服从,遭到香蕉出口打击;韩国因反北方导弹而部署THADD系统,招致了旅游抵制。凡此等等,中国对贸易战热衷得不得了,只是它没想到美国来得这么厉害。

北京以为美国中产阶级能很快被中国廉价产品征服,但未曾料到一个深悉理性民粹主义的商人川普成功当选。其实,就算不是川普当选,中美贸易战也会发生。从1986年到今天,这场风暴终究会来。

风暴可能短时过去,但中美在经济政策上的全面对立必然是长期化的。要么,中国经济崩溃;要么,美国经济崩溃。所以说,川普第二任期结束后若是民主党重新执政,其贸易战力度不会丝毫减弱,相反,还会加上该党非常拿手的人权问题,尽管过来它嚷得多而做的少。

不要再计较以克林顿、希拉里夫妇为代表的民主党有多么不道德,牺牲多少中国异议人士的安全。接下来,我们会在川普第一任期后看到一个全新的美国民主党。当然,他们试图只让川普干一届没有任何可能。推进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需要川普这样大手笔的总统。

最近,一位有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哈佛的霍尔特先生说:“中国处于伟大、停滞或灾难的风口浪尖。风险太大了,意料之外小事都可能至关重要。”作为带领一个规模并不小的研究团队的战略学家,我认为还是小事不论、专说影响中国经济命运的大事为好,或者说,是什么因素将使其经济征服战略遭到彻底失败。

没比中美贸易战长期化更重要的了!

不是吗?中美贸易战迫使中国央行放弃了它向人代会表态的从紧货币政策。这个政策会大幅压低房价,从而提高社会公平程度,更能拔除一些社会由经济矛盾引发动荡的“小事引信”。中国央行在四月份高提货币闸门,放量商业银行准备金四千亿元人民币。这样,房价就无法下降了,而且,还会上涨,社会不公也会加剧。生活堪忧的人口将突破70%的最危险界限。

大动荡、大崩解的中国已经“展现”在世人面前。动荡与崩解发生,还能谈什么对全球的经济征服吗?

美国手段是够狠,但这会为她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初步估计制造业对增长的贡献率将比去年增加8%,服务业对增长的贡献率将比去年增加6%——简单地说,美国再次伟大取决于她对中国贸易战的坚持能力。

2018年5月4日写于北京至香港途中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