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莫千里 2016-06-16

導論:啓蒙體系,是壹套經過非常精致包裝的與垬産主義理論同架構的內殖民理論體系:以素質論把底層民衆原罪化,同時爲極權脫罪;文化論和信仰論則是要消解使該地域的群體傳統使個體原子化,無法形成群體抵抗力;和平非暴論和暴力循環論是要消解民衆的天然抗爆權利並拖延革命的來到;壹丘之貉論,則是對未來可能的自油軍進行先期的汙名化;而啓蒙公知群體的推出則是極權崩潰後安全轉型的白馬甲。
正文:公知粉群體,往往以啓蒙者自居,自認肩負著啓蒙民衆反抗極權的重任,但這些人不知道的是,啓蒙體系,並非源自人們對極權的反抗和對皿煮的向往,恰恰相反的,它是極權爲自己開疆擴土的理論武器,今天給各位扒壹扒啓蒙體系的皿煮畫皮。

爲什麽說這個話題呢,因爲最近幾天不斷有朋友說我對于啓蒙論敵意太深,其實對于啓蒙話語,這幾年在網絡上已經被批判得體無完膚,但由于符合極權維穩之利益,通過宣管監控對民間輿論的調控截流,啓蒙論依然能夠屹立于網絡輿論的潮頭,充當民間異議領航人。

之前雖然對啓蒙理論體系中的素質論、文化論、信仰論、暴力循環論等都作過系統的批判論述,但很少把整個啓蒙體系作爲壹個具體的事物進行分析,因爲這牽扯的知識點很多。今天扒啓蒙體系的皿煮畫皮,也只是解開關鍵點的幾個扣子,如果妳是壹名啓蒙論的支持者,那麽接下來我所說的這幾個點,估計會完全顛覆妳之前的認知,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可以直接忽略我後面的論述,當然,如果妳想要對我所說進行批判,也不妨全部看完。

首先說說啓蒙論的理論基礎啓蒙體系是極權爲自己開疆擴土而創造出的理論武器,這可能是許多人沒有想到的。啓蒙體系的前世,是西方國家在工業現代化初期,爲實現殖民地的快速擴張而創造並發展出來的素質論。

完整的啓蒙體系,包括四個要點:1、廣大民衆必定是愚昧的;2、在這些愚昧的民衆中産生了壹些先知先覺者;3、這些愚昧的民衆需要這些先知的啓蒙才能正確地反抗並取得成功;4、啓蒙者是未來民主制度的領導者。

是不是覺得似曾相識? 如果妳曾經接受過我黨的無産階級先鋒隊的教育,這正是共産國際的理論體系——數千年封建專制下奴性深重的奴隸,需要在代表先進生産力的工人階級先鋒隊也就是共産黨的帶領下,才能走出暴力革命制造專制循環的輪回,進入共産主義天堂——不過在共産主義臭名遠揚之後,啓蒙論換上了皿煮自油的外衣,以利于他們更長遠穩固地進行內殖民統治。

我們來粗略分析壹下這幾點背後的實質1、廣大民衆必定是愚昧的。如果民衆是清醒的、智慧的,那麽啓蒙體系就失去了意義,因此必須要把民衆定位于愚昧無知的坐標上,這是爲外來者合理入侵的基本條件。

所以,我們在教科書上、在公知的文字作品中,會不斷看到以下話語:數千年的專制桶治、數千年的奴性文化、XX民族愚昧醜陋的傳統、XX教的精神麻藥,總之就是這個國家在這些[先知]出現之前,山不好水不好人不好文化不好傳統不好沒救了,素質論、文化論、信仰論由此而來,屬于馬列關于人類社會五階段論的優化變異體。

2、在這些愚昧的民衆中産生了壹些先知先覺者。 第2點與第1點,壹面說民衆愚昧否認民衆具有思考力和智慧,壹面說自己具有思考力和智慧,這是相互矛盾的,所以這時需要借用壹個外來的高大上的名詞。

在共産思潮橫行泛濫的上世紀初,這個詞叫做共産主義,而現在,則換成了個體自油天賦人權,雖然名稱換了,但有壹點是相同的:這是妳國民衆所不知道和不具備的普世價值,全人類都懂就妳國妳民不懂的普世價值。

還好來了[先知先覺的啓蒙者],沒有共産黨就沒有新中國!哦,口誤,應該是:沒有啓蒙者就沒有新中國!有了前面兩點的鋪墊,啓蒙者的領導地位就順理成章了,不承認啓蒙者的地位和權力,妳就是舊制度的維護者,即將面對的民主憲政的審判(無産階級專政的鐵拳)。

或許妳會認爲啓蒙論是民/主國家傳來的福音,是皿煮自油的《聖經》,然而,別忘記了,在皿煮國家,是有言論自油的,所以那些並不符合皿煮原則的言論也是可以存在的,而這些符合或不符合皿煮原則的言論,要傳入壹個沒有言論自油的地區,那麽給哪壹種言論有機會進入,則是由這個地區的監控者所決定的。這也是極權利用了民衆對皿煮國家的向往和信賴。

3、這些愚昧的民衆需要這些先知的啓蒙才能正確的反抗並取得成功。理論不敵事實,啓蒙論者的愚昧說、奴性說無法否認民衆在各地從不間斷的抗爭事實,那麽,對于這些抗爭的汙名化就成爲必須,這就有了和平非暴論和爆力輪回論的産生,通過對于底層民衆抗爭進行姿勢審判,否定這些抗爭手段的天然正義性,從而讓民衆赤手空拳地與明火執仗的強盜講道理。

硬性規定底層的愚昧和底層革命的非正義性,其實質是共産極權的階級論,只是以前是無産階級最革命,現在成了啓蒙者最革命。與啓蒙者對于底層反抗的姿態審美資格審判相對應的,是他們對于體制內公知和“民意領袖”的無條件體諒寬容——在他們的位置上做到這樣已經是盡力了非常難得了!

這其實也是他們對自己的評價——我已經盡力了,而那些底層做得遠遠還不夠——兩套完全不同的評判標准揭示的是:他們並不認同自己與底層民衆是同壹階層,而應該是統治階層。

4、啓蒙者是未來皿煮制度的領導者、國家利益分配者,雖然這句話沒有明說,但有了前三點爲基礎,這就是不言而喻的,未來自油社會的建成,功勞首先是屬于先知們的,他們是無産階級先鋒隊,哦,是皿煮自油先鋒隊。

可以說,啓蒙體系,是壹套經過非常精致包裝的與共産主義理論同架構的內殖民理論體系:以素質論把底層民衆原罪化,同時爲極權脫罪;文化論和信仰論則是要消解使該地域的群體傳統使個體原子化,無法形成群體抵抗力;和平非暴論和爆力循環論是要消解民衆的天然抗爆權利並拖延革命的來到;壹丘之貉論,則是對未來可能的自油軍進行先期的汙名化;而啓蒙公知群體的推出則是極權崩潰後安全轉型的白馬甲。

第二部分要說的,就是啓蒙體系的前世、今生和來世:剛才我已經說了,啓蒙體系的前世,是西方工業現代化初期,爲實現殖民地的快速擴張而創造並發展出來的素質論:它使人們相信,劣等人種只有在優越種族或人群的幫助下學會文明價值後才可以學會使用法律允許的各種權利,所以必須先經過啓蒙才能擁有這些權利,甚至包括爲了保護自己生存而行使的抗暴權,如果沒有啓蒙者的教化,都是非正義的,而這壹理論最終目的,就是要使壹個族群對另壹個族群的爆力合法化。

非常滑稽的是,許多自稱最重視個體自油的自油主義者也是素質論的支持者,他們反對壹切集體權力概念,認爲極權之害是集體權力本身自帶的病毒,即使是人們爲了抵抗暴力侵害而自發組織起來的集體,也會因權力的産生而最終成爲極權母體。

因此解決之道是每個人都需要對自己的素質負責,他們認爲所有社會問題是因爲這個社會中的個體素質太差造成的,必須對這個社會的個體進行素質再造,否則即使提供壹個好的制度也會被這些低素質的個體所破壞。

素質論通過共産國際的集中營制度——勞改制度——得到了發揚光大,數千萬人因“素質不高”而被迫害致死。 但持自油主義觀點的素質論支持者並不承認自己素質論的錯誤——他們認爲正是這幾千萬人的奴性基因造成了自己被迫害的結果——被謀殺者自己才是真凶。 比如:羊壹樣的人民培育狼壹樣的政腐、這樣的奴性國民應該再被殖民三百年......

啓蒙體系的今生: 可以說,素質論貫穿了蘇維埃的前期的整個理論體系。 伴隨著極權制度的演進,素質論也進壹步演化出了文化論、信仰論、共罪論等理論,也包括土恭所說的國情論,還有底層暴力革命循環論,革命者與土珙壹丘之貉論......

在啓蒙話語體系裏,底層民衆是帶著邪惡原罪的,只要擁有權力就會無惡不作的,底層的邪惡與奴性才是制造極權的溫床——這與土珙的警察體系把所有國人當作潛在罪犯是同壹理論基礎。

因此要推翻極權並不再重蹈覆轍,就需要讓底層民衆接受“民間公知”的理論指導,進行人生觀的改造,然後以此去影響更多人改造更多人,讓更多人知道真相真理,對極權形成壓力,逐步放松管制,最後形成非暴政治轉型,至此,極權改良論已經呼之欲出,而除此之外壹切反抗行爲都是不正義的且必然導致極權輪回的。

啓蒙話語排斥啓蒙以外的壹切言論和行爲,而當他們的理論受到批判,他們又轉而要求對方要包容不同聲音、共同合力——這個合力其實就是歸順于啓蒙體系之下。 其素質論、文化論等荒謬已經有多篇文章詳細批駁,在此就不再贅述。

如果壹個人自稱是民間異議者、極權反對者,即代表其認可邪惡是極權體制制造的,但卻又聲稱自己支持素質論、文化論、信仰論——民衆才是邪惡的根源,那麽,在這矛盾的兩種說法當中,必有其壹爲僞,然而許多經過啓蒙公知們二次洗腦的異議者,卻在接受這樣的雙重思維邏輯時毫無違和感。

前面有人說,現在的中國人確實很壞,還舉例某某群體如何,某某壹上位或發達後就如何如何,這與國人素質有沒有關系呢?我的答案很明確:沒有!極權把各階層的流氓提拔爲趙家奴,就是要讓大家看“諾,這些階層的人就這麽壞,和土珙壹樣壞,既然誰都壹樣壞,何必再折騰流血?

還是信垬好! ”在極權施行的逆淘汰制度下,必然會導致人性趨惡行爲趨惡,在極權體系崩潰前不可能有改善的趨勢。這個逆淘汰制度就是既給土垬培養死心踏地的打手,又爲啓蒙論素質論制造理論基礎。國人的“壞”,其實是土垬所需要的,有意爲之並有意放大的,妳把人變好的速度絕對超越不了他們從小培養壞人的速度。

啓蒙體系的來生:無論當下環境如何惡劣,有壹點卻是所有人的共識,那就是,極權必定是要倒塌的,包括極權的建立者和維護者,心裏也同樣認可這壹結論。在極權倒塌後如何能夠躲避清算甚至卷土重來,是極權必須要時刻准備的重要事務,而培養自己人成爲未來的領導者則是首選技術手段,最好的時機則是極權崩潰前利用所有資源以高舉輕放打板子的方式打造壹批[異議領袖],在雪崩之後,由這些[異議領袖]組成壹個或幾個[皿煮黨][自油黨][進步黨],其舊黨羽重新披上新黨服, 搖身變成新世界的新領袖。

這不是猜測,而是在發生在所有前共産國家的事實,沒有例外,在反映前東德監控系統的電影『竊聽風暴』中,我們可以對極權的滲透有壹個大概的了解,當然,這部影片反映的還遠遠不夠,現實比電影更殘酷得多,在柏林牆倒塌前,每三個人就有壹個被監控,每20人就有壹名秘密警察或線人,而民運[異議領袖]則高達80%是前政腐之白馬甲或與之有染。

而以上,就是在壹個言論被嚴密管制的集中營中啓蒙話語卻可以壹枝獨秀並在網絡平台上大行其道的秘密。最後,回答壹個許多被啓蒙論蒙蔽者的疑惑:妳說啓蒙沒有作用甚至是負作用,可我就是被公知啓蒙的,妳怎麽解釋?

我的回答是:1、皿煮的本質不是壹人壹票憲政普選,而是個體權利的公平,難道妳在沒有經過“啓蒙”前不知道公平交易? 不知道以德報德? 不知道以直報怨? 壹人壹票憲政普選這些只是人們爲了現實這壹目的而采取的手段。

事實上,皿煮意識是人類天生共有的基本意識,源自神造世人時就賦予人的特質,這種特質使得人類在殘酷的自然環境中得以續存繁衍,其本質就是個體既享有私人財産不受他人侵害的權利又承擔參與保護共同體利益的義務,所以沒有經過“啓蒙”的孩子都會知道與小夥伴以物易物,也知道在對抗外敵時相互幫助。

“啓蒙”如果有壹定作用,那也只是把這種特質文字化了,但這種特質並非啓蒙者創造和賦予的,並且,“啓蒙”在對皿煮意識文字化的過程中,夾帶了巨毒“和平理性非暴力”,這壹巨毒要求受“啓蒙”者在受到不合理侵害時放棄唯壹可以與強權資源對等的反抗手段——同歸于盡——生命權是上天給予衆生最平等的資源和權利。

2、“啓蒙”話語針對的對象,主要是自媒體平台的受衆,自媒體平台上種種不公平的現實,當觀衆與受害者有身份認同時,心中正義感或危機感會自然覺醒,而無需文字教育,妳之所以會感覺到啓蒙話語的“啓蒙”作用,僅僅是因爲這些啓蒙話語剛好表達了妳所不能表達的情緒,而在沒有這種“感同身受”的情緒時,啓蒙話語其實是無用的,這就是爲什麽妳覺得非常有道理的啓蒙言論卻對身邊親友完全不起作用的原因。而這種不起作用,又加重妳的焦慮感,使妳更加感覺啓蒙的緊迫性,但這其實是壹種幻覺——對政治敏感所以避而不談,這種行爲本身已經反映出人們對于極權體制的深刻認識。

3、在無所不盡其極的信息監控下,哪些信息可以傳播哪些信息會被打擊封鎖,都有嚴密的規則,在這些規則漏洞中傳播出來的真相少之又少,對某些恰好接觸到這壹信息的人,也只是對其中壹小部分感同身受者有觸發作用,所以不要因爲自己圈子裏有三五百好友就覺得影響巨大,這個數字即使再加幾個零,相對于整體的人口基數,依然是九牛壹毛,更何況這些信息大多的是監控者有意漏網的呢?

4、啓蒙話語施放的巨毒之二,就是“個體觀念、行爲的改變可以帶來整體社會的改變”。當人類社會進入到工業現代化之後,資本的流動速度大大加快,個體英雄或小群體精英已經無法成爲社會變革的因素,取而代之的是大的利益集團的利益博弈,而進入到信息化時代後,這壹趨勢越來越不可改變,壹個萬人群體和壹個上市公司,後者更有社會影響力。

極權掌握的資源,可以碾碎全體被啓蒙者壹萬次,壹個習慣于以砍人頭來解決爭端的邪惡群體,妳卻希望他能坐下來和妳數人頭選票,那不是癡人說夢嗎?至于如此懸殊的力量對比,如何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那是另壹個話題——三民主義與共産極權的跨世紀對決。

原网址:https://detonated-trend.blogspot.com/2016/06/blog-post.html

你没有权利发表评论。你可能需要在本网站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