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綦彦臣 2018-2-24

从纯粹创业技巧上来讲,成功四大要素是:化繁就简(Simplify)、相信直觉(Intuition)、积累实力(Force)、善于合作(Together)。十多年前,在励志学风行之际,我也跟风做过相关研究。把上面四个原则简化为SIFT,其实证依据则是十九世纪中叶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小人物商业成功案例。坦率而言,案例基本是从谢延光翻译的《美国人:民主的历程》一书挖来的。

上面的第四原则还包括一个分支原理,是为善于选择合作者。换言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合作的。再简白一些,就是说:有些人,即便你放弃任何前提条件,他也不可能是应该的合作者。

中国成语“道不同不相为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通俗一些是,“强扭的瓜不甜”。

对于人类智慧,讽刺的是:在政治上,强扭瓜现象比比皆是;美国在全球战略暨地缘政治方面,经常做这类的蠢事。她希望借助独裁者来维持某个地区或某个重要国家的稳定,以便较少地牵涉美国的精力。这是一个非盎撒智慧形式。它来自巴尔干古老谚语(并被后来的东正教认可)——在困难时候,可以与魔鬼携起手来。当然,并非此一巴尔干——东正教智慧没有成功之处。相反,非常成功的案例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同盟国策略,它最终粉碎了法西斯(纳粹)体系。但是,与魔鬼携手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二战后,世界随之陷入冷战,列宁主义派生出红色高棉尤其震惊世界。关于这方面的话题,不再多说。

美国利用独裁政权的教训,先是在拉美失败,而后在伊朗失败。在伊朗的失败导致了今天伊核问题。美国支持巴列维政权的白色革命虽然换来较为世俗的政权体系,但是,巴列维政权的腐败与反民主(秘密警察十分嚣张)成为伊朗人民仇视美国的根本原因。巴列维政权失败之后,是霍梅尼体系的诞生,后者至今还在运行,尽管川普总统在去年七月就在联大针对伊朗人民喊话,“没有一个独裁统治可以永久存在下去”。多说一句,我个人认为:今年夏季,伊朗社会还会出现多波大规模抗议,并导致霍梅尼体系终结。

对待中国问题,川普政权也接受了相应教训,一改1986年以来支持中共国家无条件崛起的政策。这是明智的。后者的压力也是巨大的,近期以来,不断重复“中美唯一正确选择是合作”的调门。

美国在上世纪的拉美支持独裁政权的代价巨大,但是,少为一般阅读者所关注。当中,最典型的案例是美国与委内瑞拉的敌对关系,这种关系源于美国支持该国独裁统治。即便是今天看来,仍具有极端凶恶性质而未能因历史条件可以有所饶恕的希门尼斯独裁统治,激怒了委内瑞拉人民。1958年,时任副总统的尼克松去该国访问,遭遇抗议者围攻,以至于破碎的汽车玻璃击中了尼克松、划破了翻译的嘴。最丢人的是,尼克松夫人被围攻者抓住、质问。艾森豪威尔总统闻讯气愤至极,准备对委内瑞拉开战。

以独裁换稳定,是美国二战后的巨大错误政策。罗斯福总统对于多尼米加的独裁者特鲁希略进行百般保护,以至于说出了这样的话:“特鲁希略就算婊子养的,毕竟还是我们自己人。”这句话比1958年的尼克松遭围堵事件早七年,但是,逻辑视之,恰是罗斯福跟“婊子养的”合作政策导致了尼克松夫妇的耻辱。尼克松夫妇以外交身份遭遇的耻辱当然也是美国的耻辱。美国以独裁换稳定的国际战略也是美国衰落的最主要原因。还好的是,川普总统决定结束它,结束它才能使美国再伟大变成现实。

异议政治活动与政权外交活动有着巨大差别,但是,前者应当有更广泛的历史视角。不惟中国历史上的集群反抗案例是必须借鉴的,民主国家政权史案例更是不可或缺的借鉴对象,因为异议政治活动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母国民主政权体系。不能跟“婊子养的”合作不仅仅因为“婊子养的”极端反民主,以至于假定的合作最终会背离异议的初始目标,而且,这个道德原则也决定着异议成功后的政权质量。无论微观人生还是宏观国政,最悲剧的不外两种情况:其一,苦苦追求而不得;其二,求而得之,却发现所得并非初始所想。异议运动如果为了政权目标而不惜跟“婊子养的”合作,结果一定是如此讽刺的。这个讽刺不只是对整个异议运动,必然是最参与其中的著名人物的。

此外,对于中国历史案例的研究不能陷入泛泛的腐儒之论,因为那是非常有害的。或者说,重建异议体系的历史认知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举例来说,关于两宋亡于北方强势民族,军力不敌已是定论,实际上则是两宋货币政策从建国到两次亡国都以伤害人民为指向。所以,尽管北宋有《清明上河图》标示的巨大繁荣,而未能培养出真正效忠国家的军事体系。同理,南宋以海上贸易之优亦未能获取源自一般人民的军事效忠,因为每个人民都是祖祖辈辈以来的劣质货币政策的受害者。苛刻一点言之,对历史的浅薄理解也是“婊子养的”大体系的基本特征。一方面,他们对简单抄袭的帝王之学大加吹捧,以至于“千年圣君”词汇赫然而出;另一方面,没有任何制度史研究功力为基础的历史范本解说信口而来,且自以为真理不二。

回到本文开头讲的另外三个原则,异议运动的S就是主张民主宪政,这个目标不清晰,任何合作都是闹剧。I就是确信人民本质上需求民主宪政而不是明君政治,尽管在压力下,他们会有违背本意的表达;F就是以不跟“婊子养的”合作为特质,发展出一支独立的核能化力量,而后,再去带动愿意参与民主宪政运动的个人。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