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綦彦臣 2018-1-24

引言:必要的情报行为

在学术思考的维度上,看待时间成本,十年长度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比照现实生活,回看一篇文章,十年过去,略思其间世故风物,还是颇有感慨的。这里,我所说的文章是指我在张伟国先生支持时期的《议报》(总第300期,2007年4月份)发表的《制度悲歌:郭嵩焘“日记事件”一百三十年祭》。

郭嵩焘“日记事件”发生在1877年,到现在过去一百四十年。事件起因是他把出使欧洲(驻英国,兼任驻法公使)行程的五十一天所见,汇报给大清中央。这种汇报是必须的公务活动,以现代政治观点来论,是情报搜集活动。郭的公务日记名曰《使西纪程》,写作完毕,寄回大清外交部(时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外交部刊刻成册,供朝廷官员参阅。

 一、大清王朝意识形态危机   

本来平常事,顿然起风波。敏感的守旧派官员们立刻上书皇帝(实际上是慈禧太后),指责郭嵩焘的言行。户部官员李慈铭称“凡有血气者无不切齿”。李是靠捐纳进入仕途的,其传称“入赀为户部郎中”。他一没读过外国书目(含介绍外国的本土书目),二没去过英法,就大义凛然地发起对郭的诋议。在诋议中他说郭,“记道里所见,极意夸饰,大率谓其法度严明,仁义兼至,富强未艾,寰海归心”。简言之,夸奖外国制度好,是没法接受的,我就得骂你。

骂郭的人还有侍讲何金寿。他利用侍讲职务接近皇帝及两宫太后的机会,上书弹劾郭。本来对郭托付重任的慈禧太后也没辙了,跟慈安太后商量,以皇帝的名义下诏,销毁书版。远在国外的郭嵩焘没在乎这一中央决策,继续写见闻并加上评论,比如在光绪三年(1877)11月18日,他写到(今译):“英国国家之所以国本牢固,国运长久,全在于议院有维持国家大政方针的义务也即道德责任。他们设立市长管理人民,也是为了顺从人民的心愿。议院与市长相互对立,因此,君主与人民之间的沟通就方便了。国家或盛或衰,立国千余年终不致于灭亡,而人才与学问两大国家要务也传绵不断,所以人才与学问皆为国家的维系出了力。反观我们中国,从秦汉以来,两千多年,正好采取了与英国相反的政治制度,并且能够明白两者区别的人几乎没有。”

时为“清流党”领袖的反腐英雄、后为李鸿章女婿的张佩纶认为郭嵩焘继续当公使,会导致“人心之患直恐无从维持者,非特损国而已。”也就是说,郭写日记寄回国出版的行为已经不仅是损害国家尊严的问题了,而且必将导致意识形态的崩溃——人人都不再认为我大清这一套是符合天理的。李何张三人均是旧学系统培养出来的人,其个人素质远远跟不上郭嵩焘。郭虽然没有明显的新学吸收经历,但是,在实务中摸索,积累经验,可谓时代顶峰人物。

二、遣返侯玉山,瑞麟急邀功

郭嵩焘是湖南湘阴人,生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道光二十七年(1847)进士。1853年,帮助曾国藩组建湘军,而后,多有战功;1856年,进入清中央智囊机构,任南书房行走。在晚清黑暗的官场中,正直的郭嵩焘屡与同僚冲突,所以,不得不于1860年,辞职还乡闲居。赋闲两年后,被邀请入淮军领袖李鸿章之幕,于1862出山任苏松粮道,后又升任两淮盐运使。在曾国藩、李鸿章的全力支持下,郭嵩焘在两淮理财成效卓着,故于1863年秋,升任署理(即代理)广东巡抚,诏赏三品顶戴。

太平天国被剿灭之后,洪秀全诏封的森王侯玉山逃亡到英占的香港,投托港英当局保护,广东的官吏没法去追捕。郭嵩焘在日常公务中注意研究国际公法,凭借法条与港英当局交涉,迫使对方将侯玉山遣返。遣返后,在广州处以死刑。当时,同在广州城的大清要员还有两广总督瑞麟。

总督是巡抚的上级,自然有抢功的优势。瑞麟为了夸大功绩,在写给朝廷的呈文中说是派兵到香港抓回了侯玉山。郭嵩焘极力阻止,说:“这样会致外交纠纷的!”瑞麟大为恼火,不顾劝谏,将公文飞报北京。所以,郭嵩焘在1866年6月被迫解任,再次归乡闲居。事后,果然引起外交纠纷,英国驻华使节多次提出抗议,要求中国方面尊重外交事实。在被证明见解正确之后,郭嵩焘实质上也开罪了直接上司、两广总督瑞麟。

三、马尾海战,“清流”变丑类

如果按着时代官场规则或者士人洁身自好的传统,郭嵩焘不会接受第三次任命。而此中复杂的是:其一,正是他在处理侯玉山问题上的见识,使得慈禧太后认为他是一位外交干才;其二,当时派使节到英法是大清按战败条约而必做的事情,像李慈铭、何金寿、张佩纶那等有前途的官员都视之为畏途。更简单一些,张佩纶在朝廷做批评家博取清誉还行,一旦实质担当风险差事就推脱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郭嵩焘这样在艰难时局中被推向出使西洋第一人位置的两次辞职官员,竟然成了李何张的诋议对象。李何二人做官尚且口碑过关,但张佩纶则成了国家耻辱。七年后,著名的福建马尾海战发生,身为国家船政大臣的张临阵脱逃。跑到一处山脚下,想进百姓家歇息,被后者拒绝。

比国家耻辱更重的是个人耻辱——老百姓不让一个败逃高管进家门,原来吠叫出来的“清流”之名顷刻间化为乌有。多说一句:这位被百姓拒之门外的船政大臣、战场逃将是著名作家张爱玲的祖父,不过,在张爱玲出生(1920)的十七年前,就死了。而在当时官场,人们还给张佩纶个面子,无非“他是李鸿章的姑爷”,否则,不知多少人会当面驳斥他。


结语:戊戌变法失败,情理之中事


回观郭嵩焘战场业绩、民事德能、外交才干,其旧学底子是湖南学术,史称“湖湘文化”。就是在那样相对开明的文化环境里,辞去使节职务的郭也遭到了乡亲诋毁。公历1879年5月5日乘船返回长沙(再转湘阴),此年为光绪五年。恰在此年,湘阴发生了排外风潮,乡绅煽动百姓张贴大字报指斥郭“勾通洋人”,出卖国家利益。

1891年初,郭嵩焘病逝于老家湘阴,他的旧交、当时权臣李鸿章奏请鉴于郭的学行与政绩,希望朝廷给他立传赐谥。但是,胆怯的光绪皇帝怕再引物议,回复李鸿章说:“郭嵩焘出使西洋,所著书籍,颇滋物议,所请著不准行。”这一年是光绪十七年,光绪皇帝已经亲政两年了。试想日后戊戌变法之失败,也在情理之中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