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的升级和向其他领域的蔓延,一场全面新冷战正在来临。

中美贸易战经过一年多的打打停停,转入长期对抗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美中科技战也已低调开战,而金融战和意识形态对抗的阴影也越来越浓,一场全面新冷战正在来临,最终必然导致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两大阵营的对垒,但是对垒的结果注定是中共的灭亡。日前,有港媒发文分析称,中共在新冷战中面临的三大难题,决定了西方国家最终在选边站时必然联美弃共。

在几天前刚刚结束的G20峰会上,美中两国首脑的双边会谈虽然为中美贸易战赢得了暂时停火的机会,但双方已经开打的趋势仍难以阻挡,美中对决继续升级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针对这个局面,香港经济日报日前发文分析称,如果全面“冷战”真的来临,中方将不可避免面临三大难题:其一,中共的价值观与西方绝大多数国家存在巨大差异;其二,西方国家大多在安全防务方面与美国休戚相关;其三,美国政府对众多在美国开办分公司的跨国公司拥有长臂管辖的权力,这些因素决定了这些国家在新冷战中必然会取美舍共。

文章分析称:首先,在价值观方面,美国主张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价值观与西方国家相似。由于教育和文化熏陶等因素的影响,西方民众在考虑问题时的视角和评判标准也与美国相似,他们对国际事务的看法和得出的结论也都贴近美国。

相反,中共治下的中国经济制度、人权状况以及法治不彰等问题,正不断受到西方国家的批评,因此从“本质上”来看,西方国家很难与中方站到同一阵线。例如,欧洲现在对美国的认同就远高于中国。

其次,在安全防务方面,西方国家极依赖美国。不仅北约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美国的军事力量在保卫欧洲领土,而且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组成的情报共享机构“五眼联盟”也把这些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同时美国还长期与日本、韩国、澳洲等亚太地区有军事防卫交流。在这种安全防务休戚相关的前提下,这些国家很难选择与美国对立的立场。

第三,许多国家的大型跨国公司都在美国开办了分公司,或在美有业务或与美企有业务往来,美国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对这些企业执行美国的法规。而且当冷战升级到一定程度后,美国还可以石油禁运、金融战、截断美元交易等手段封锁他国经济活动,在美有大量投资的西方国家是很难与美国保持距离的。

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在美国总统川普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后,虽然欧洲表示将全力支持伊朗核协议,并宣称要保障欧洲企业参与伊朗石油、金融等活动,但那些石油企业仍然几乎全部撤出了伊朗。

早在今年3月中旬,英媒BBC就曾刊文称,美中贸易战是全球新冷战的前哨战。该文指出,当前的美中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美国已把中共政府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现在美国政府不仅在贸易领域与中共政府在进行对决,而且在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等各领域也正在对中方进行全面反击。

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拉克曼(Gideon Rachman)3月11日也撰文指出,美中紧张关系日益加剧,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地缘政治分界线。文中直言,在柏林墙倒塌将近30年之际,世界各国越来越清楚的表明,“究竟是与华盛顿站在一边,还是站在北京一边”。

时事评论人士横河表示,中共接过了共产主义的旗帜以后,成为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胁,而自由世界的反应滞后了几十年,到现在才开始认识到。

有观点认为,中共力推的“一带一路”和华为公司在全球推广其5G产品,恰恰给世界各国提供了一道选择题,现在看来多数国家选择站在美国一边,而中共除了它花钱输血拉拢一些经济不发达国家的政府给其作陪衬外,在整个西方世界已几乎陷入孤独的境地。

转自新唐人网  本网编辑:BIN XIA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