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表明不会在贸易战大限日期前会见习近平,如果没有协议,美国将如期提高关税。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认为,习近平面临妥协和抵抗的两难选择,无论他如何做,政敌都会大加鞭挞。独立评论人士横河分析,中共政权陷入全方位危机。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危机。美国商会表示,中共选择了一条盗窃和掠夺的错误道路,封闭了未来发展的空间。台湾智库学者表示,中共很可能发生系统性经济和金融危机,中共急需贸易协议以渡过眼下的难关。在美国宣布退出与前苏联签署的《中导条约》后,美国和俄罗斯异口同声,北京应该加入新的《中导条约》。

习近平进退两难

贸易战平添变数:美国总统川普2月8日(周四)表明,不会在中美贸易战休战限期届满前,与习近平会面。两人会晤可能要更晚一些。而3月1日是贸易战大限,如果没有协议,美国会将中国进口货的关税税率提高至25%。

对此,阿波罗网时事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习近平处于进退两难的困境:妥协吧,他的政敌会骂他“卖国”“出卖党的利益”等等;不妥协吧,习近平日前在中共党校已经提及,中共至少面临七大危机,不仅政治、经济和中共意识形态出现危机,中共内部分裂的危机可能更加严重。

王笃然认为,妥协实际上是百姓会得到实际好处,经济下滑压力的减轻和对外开放的扩大,都会使民企受益,但这意味着利益集团将要退出对市场和各种生产资源的垄断,等于是断了其生财之路,所以这些人不会同意习近平妥协。

王笃然分析说,如果不妥协的话,不仅经济下滑的趋势得不到缓解,国内政治压力和维稳压力将会增加,中共即将在三月召开的“两会”将笼罩在更加紧张和危机重重的迷雾中。

时评家横河则认为,中共政权遭遇全方位危机,还不仅是经济,而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重的危机,即使是“文革”结束的时候都没有那么严重。

美国商会:中共选择了一条错误的发展之路

中共陷入全方位危机,美国商会认为,是因为它选择了一条错误的发展道路,中共的所谓“壮大”,依靠的是窃取知识产权,强制外国公司转让专利和技术,其取得的所谓经济“成果”,无异于海市蜃楼,是空虚和假冒的。

美国商会全球创新政策中心(GIPC)主席大卫·赫斯曼在2019年国际知识产权指数报告发布会上。(2019年2月7日)

美国之音》2月9日报道,美国商会全球创新政策中心主席大卫·赫斯曼在2019年国际知识产权指数报告发布会上表示,“拥有强大知识产权体系的国家更有可能经历全球贸易和投资增长、研发活动增加和全球竞争力增强。”

对中国企业涉嫌盗取商业机密的担忧,一直主导着美中两国政府间的贸易争端。在近年来的创新计划和产业计划中,中国强迫外国企业合伙并与国内实体分享技术和知识产权,这违反了国际自由和公平贸易的原则,从长远来看,这些政策无益于中国的研发能力。

赫斯曼表示,中国是仿冒产品最大的来源国,全球84%的假冒产品的原始来源可以追踪到中国。

赫斯曼说:“中共领导人应该明白,基于仿冒品的经济不是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经济,因为它没有正确的机制来奖励创新,最终在长期不会实现高速的经济增长”。

印度从去年的排名上升了八位至全球第36名,美国商会赞扬了印度立法者为更接近国际知识产权标准而做出的努力;阿根廷从去年的第46位攀升至第40位,GIPC将其强劲的表现归因于简化专利诉讼和加强知识产权国际合作。

中共急需贸易协议渡过经济难关

外界分析认为,妥协对中共应该是比较明智的选择,这样中共才能渡过经济难关。

自由亚洲电台》2月8日报道,中华民国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学者曾志超相信,下周举行的第二轮高级别经贸问题磋商,中方承受的压力会很大,尤其中国经济正大幅下滑。

曾志超表示,“中国公布的经济成长率创造了近年来最难看的数据,加上政府调控不动产,如果相关情况不断重复发生,可能发生系统性危机,拖累产业然后是金融业。习近平的权力不断扩张。你的限期无限期延长,你做出来的结果却是这样,所以他是内外受压,造成他想尽快达成协议。这情况美国也知道。”

外界估计,两国下一步将讨论到服务业及吸引外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议题。曾志超认为,由于涉及政治因素,这两点也是达成共识的关键,但目前看来,难度不低。

曾志超说,“关键是美国对于投资的保障,还有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常不满意。表面上看来,对外商投资有很多保障,但是却无法落实。美国要的是执行的步骤和方法,要检验可执行性和落实性,在这方面大陆是做不到的。”

俄专家:贸易战或迫使中共加入新《中导条约》

《自由亚洲电台》2月8日报道,在美国宣布退出与前苏联签署的《中导条约》后,美国和俄罗斯都公开表示,北京应该加入新的《中导条约》。

美国总统川普在5日的国情咨文中建议说,可以就新的《中导条约》展开谈判,但需要把中共等国纳入进来。川普说:“也许,我们别无选择,也许我们可以谈判达成一项不同的协议,把中国和其他国家也加入进来。”

不过,俄罗斯专家评论说,北京不会轻易就范,加入这个实际上多年来只有美国遵守的《中导条约》,唯一的机会,就是有外部压力促使其同意,而美中贸易战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俄罗斯《独立报》2月6日引述俄罗斯专家的分析说,现在俄美双方都已经有了共识,就是北京方面不能被排除在被约束的范围之外,但北京一定不会同意任何此类协议,而贸易战能够成为华盛顿向北京施压的有效手段。

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菲德罗夫·卢基扬诺夫评论说,北京方面甚至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限制其中短程导弹的谈判的话题,它假装该问题根本不涉及它。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完全排除北京最终签署某种多边版《中导条约》的可能性。

他解释说,可以利用特殊的外部条件促成此事,比如美国可以增加在台湾的军事力量,对北京施加压力,或者川普以某种方式将中导问题与美中贸易关系相挂钩,那么一切都是可能的。“因为对于北京来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领域,比其他任何领域都重要得多。”

转自阿波罗新闻网  本网编辑:BIN XIA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