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先生,您好。我是八零后,墙内,体制内。国内名校毕业,自认具备基本的科学和人文素养,追慕先秦文化,向往百家争鸣,崇尚独立思考,怀抱士子情怀,内心从未将党与国家,民族等同,是以言语论调常常不合于众。二零年二月份,因对疫情官方数据和作为的匪夷所思,从而第一次翻墙。


据实说,我对中国存在的种种弊病深有感触。行政方面,昏政,懒政,贪政,斗政几乎无处不在,恶政也时有发生,对上谄媚,对下刁蛮,对事混沌者汹汹当朝,动辄极尽褒贬,上纲上线,以致实事求是,就事论事俱是奢望,“祸从口出”“莫谈国事”成为共识。社会方面,浮躁,暴戾,无德,无知深殖民风民气,精致利己主义泛滥成灾,做人做事求短,求平,求快,惟以利字当头,狭隘民族主义大行其道,遇人遇事不思,不辨,不听,只求一己发泄,鲜有不屑蝇营狗苟者,以无欲存身。文化方面,传统精髓荡然无存,只剩摇头晃脑,寻章摘句,现代文明举步维艰,宵小肆意拆解,名不副实。满目荒芜,杂草丛生,哗众取宠之徒不绝于耳,厚重坚毅之士从此噤声,奴颜婢膝之辈左右逢源,刚正不阿之士愤懑奈何。
国风民风若此,自以为是,大国风范,疫情之下,丑态毕现。太多可悲,可恨,无耻,无能,司空见惯,俱是荒诞。为众吹哨者无端训诫,保节日气氛草菅生灵,为民请命者身陷囹圄,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司职医护者舍身一线,却防护不周直面生死,身居疫区者寸步难行,被枪棒加身敲骨吸髓,流浪他乡者四处碰壁,如荒蓬漂泊丧家之犬,学术专家者罔顾事实,竟阉割真相大言侃侃,秉政当权者远遁太平,以人民血泪涂抹功业,喉舌鼓吹者极尽龌龊,假低能剧本粉饰太平……偌大中华,万马齐喑,群魔乱舞,不亦悲乎!
自疫情以来,追踪关注。所谓积重难返,自然错漏百出,稍加思索,便知真相。加之翻墙有术,见往不能见,闻往不能闻,印证之下,痛苦莫名,却又无处评说。歌舞升平,白骨如山,何以眼中饱含泪水,只因爱得深沉,恨得深沉。
爱香港同袍,捍卫自由不惜生死,恨暴政之下,泯灭良知警匪一家。爱仗义之士,秉正发声直言怒谏,恨无耻官宣,四处打压举国一言。爱一线医护,抛家舍命前仆后继,恨权钱庇荫,亲朋子孙竞相移民。爱平民义士,出钱出力以尽绵薄,恨袖标流氓,小人得志胡作非为……一言以蔽之,爱民主政治以人为本,日臻其善,恨独裁专政腐败无能,日迫其亡。
国人浸淫久矣,或幼稚懵懂,不辨美丑,或慑于淫威,消极自安。蒙蔽之下,有识有志者几何?重压之下,应时应势者几多?晚辈有志高呼,然人微言轻,兼身负老小,未敢振臂,自觉惭愧之至!!!
从未踏出国门,不谙国际大势,些许问题请教唐先生,以解心中疑惑。一问唐先生,时之中国,世界评判何如?二问唐先生,疫后华夏,普世之光何在?三问唐先生,乱世之中,升斗小民何存?
时势若此,晚辈亦不避浅陋,一吐谏言,为唐先生计,为华夏计。一谏以悲悯华夏苍生为旨,抨击分时分事分人,不涉己私,以示公正。二谏以剪锄独裁暴政为旨,抨击要快要准要狠,不惟己恨,以示公秉。三谏以容融全球万邦为旨,断事从大从公从善,不吝己志,以示襟怀。
晚辈无能作为,一汪眼泪,满腔热血,以待先生归来!以求民主之光普照!


晚辈LYL

编辑:MO FO

评论   

连晨
0 # 连晨 2020-03-17 06:19
热血男儿!
回复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