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卒小石

中国又处在了类似当年姓社还是姓资的大辩论期了。如今很多朋友间起争执的主要原因是:那些具有绝对正能量,

自觉爱国=爱党,或爱党更胜过爱国的,与那些爱国多过爱党,与主流宣传不一致,多具批判精神的人之间的矛盾。中国近30年来经济发展迅速,相应的大外宣也搞得风生水起。去年两会被第一财经蓝衣的女记者梁相宜翻白眼的身着红衣的“全美电视台”女记者就是经典一刻。她更被踢爆在党媒、外交部及军方有十几个身份。

如今在世界有电视的地方都能看到中央台,地方台(朝鲜不知),中国的“好声音”能从从世界上任何角落反馈宣传回给中国“居民”。相反对西方的时事,在中国你只能看到听到被宣传回来的声音。但主基调是西方到处是枪杀,暴乱,游行,股市波动动不动就是暴跌,还时常把人家的人民给代表了。但奇怪的是为什么红色权贵特别爱把子女送去这些脏乱差的地方?万一被策反或成了战时人质怎么办?我们到处都是硕士博士学历了,难道没有自我辨别能力?只能看听宣传机器过滤后的声音?即使位居部长,局长,厅长,听多了你还能保证你对世界的认知是敏锐直接的?我们不能从西方媒介得到第一手的资料,连谷歌,脸书,油管等都不能用,这些公司的市值加起来可有上百个华为那么大!我们自信在哪里?

宣传(propaganda)在英文中这个词基本是个贬义词,等同于洗脑。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深喑此道,把宣传工作发挥到了极致。他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即是真理。这就很适合我们的领导的口味了。比如曾公开发表《戈培尔宣传政策对我国宣传工作的启示》(陈硕,中国人民大学,2010年)。所以几十年的宣传下,多数国人对世界的认知是偏颇的,自大的,陶醉于万国来朝的中国梦中。即使位居高位,也难逃被宣传的印记。弱肉强食,劣者淘汰的丛林法则在国人心中是根深蒂固。许多人也自觉不自觉地用此规则处理周围人际关系,道义信仰更是都要靠边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倒无人(敢)扶,见盗不吱声”这些本应是人际关系冷漠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写照,却鲜明地刻在了特色社会主义的现实中,也是极大的讽刺。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