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华盛顿 —
北京时间星期五(2月7号)清晨,当人们从睡梦中醒来时,他们将无法在新浪微博的热搜榜上找到那个叫李文亮的名字。

尽管几个小时前,他的离世刷爆微博,牵动了数亿中国人的心。

“关于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去世一事,要严格规范稿源,严禁使用自媒体稿件擅自报道,不得弹窗PUSH,不评论,不炒作。互动环节稳妥控制热度,不设话题,逐步撤出热搜,严管有害信息。”

署名“StephenGeng 耿毅”的人在网上发布了中国宣传部门的相关指示,尽管该指示尚无法得到独立证实,但李文亮的名字的确从热搜榜上消失了。

李文亮去世当天,新浪微博置顶的帖子是“全国累计治愈出院病例破千”。

星期五凌晨两点多,中国《经济观察报》记者李微敖在武汉中心医院ICU紧闭的病房前鞠了三个躬,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他拍下了路边挂着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白衣天使们,我们等你们平安回家。路灯上高悬着两个红色的灯笼,显得喜气洋洋。

李微敖知道,病房里的那个白衣天使再也无法回家了。

不久,武汉中心医院在官方微博宣布了34岁的李文亮去世的消息:

“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早在星期四(2月6日)晚间,中国的部分官方媒体和社交媒体上陆续传出李文亮于当晚9点半去世的消息。但这些消息很快被删除。官方统一口径说,李文亮病危,正在抢救中。

李文亮是最早对外披露武汉肺炎疫情的八名医务工作者之一。去年12月30日,他在一个微信群中发布“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消息。四天后,他受到当局的警示和训诫。

一份在网上广为流传的训诫书显示,武汉警方告诫他:

“你的行为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你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法律所允许的范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是一种违法行为!……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李文亮写下,并签字、 按了红色的手印。

在言论审查严格的中国,很多真相和民意只能通过隐晦的段子传播,比如:

“山上有只棕色的大虎,近期最好不要上山”,有好心人私下对其他村民说。

这话说出去之后,他就被训诫了。

后来经调查发现,山上真的有老虎。于是,训诫者给出的理由是,“山上的老虎不是棕色的,而是橙色的。所以,这几个人说的是未经核实的信息。”

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人们默默转发这个段子,表达对官方查处这八名敢于公疫情的一线医生的不满。在民间,有人叫他们“八勇士”。

1月12日,一直在抗击疫情前线工作的李文亮因咳嗽、发热住院,2月1日他在微博上公布,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肺炎。

在他患病期间,中国最高法院在官方微博上发文,称八名“造谣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似乎有意为他们正名。此后,各路媒体也调转口风,赞扬他们的行为,称他们为“可敬的人”。

但是自始至终,中国当局没有向这八人道歉,也没有就外界普遍认同的,因官方掩盖真相致使疫情失控的事件作出解释。李文亮去世时,仍是官方口中被“训诫”的“造谣者”。

就在李文亮去世当天, 中国官方公布,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万8154例,疑似病例2万4702例,死亡565例 。

李文亮死讯时序
2月6日晚间,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时间在推特上发布:“我们对李文亮医生的过世深表痛心。他所做的工作值得所有人的赞扬。”

美国非政府组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执行主任马里昂·史密斯(Marion Smith)也在推特上说:“令人难过的消息:第一位对冠状病毒发出警讯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去世。中共当局没有听他的话,反而将他逮捕,并用毛时代惩罚异见声音的方式强迫他写‘自我批评’。

在华文世界,李文亮之死引发了排山倒海的悼念和悲愤。有网民说,“这次朋友圈的愤怒足以让大地颤抖”。

“武汉政府欠李文亮医生一个道歉。”

“初识李文亮医生,是一月初知道医院里有个医生因为敢讲真话被院里处罚了。 敢讲真话的人,不应该是有好下场吗?为什么会是这样!真的大哭了一场!英雄,一路走好。”

“他和我们一样是80后,我嚎啕大哭,这是个无望的世界,是个死不瞑目的世界,太悲痛了,我的心像被撕开了一样疼,可有什么用呢?我们渺小如尘埃,谁又在乎我们为谁哭泣。”

李文亮身后留下身怀六甲的妻子和一个五岁的孩子。有消息说,他的妻子目前也情况危急。李文亮生前说,父母也正在住院治疗。

信息来源美国之音

编辑:MO FO

分类:国际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