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照片:在德国汉诺威的5G标识。(2019年3月31日)

华盛顿 —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四(10月31日)就5G网路、供应链安全和全球竞争举行听证会。出席作证的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呼吁制定全面战略应对挑战。

联邦通信委员会委员杰西卡·罗森沃塞尔(Jessica Rosenworcel)在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国防创新委员会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说,拥有5G的国家将引领创新并为世界其他地方制定标准,然而这个国家目前可能不会是美国。

美国领导地位受挑战

她说,美国在3G和4G上拥有领导地位,但是在5G领域,美国面临多方面挑战:中国、日本、德国和韩国等国5G部署取得巨大进展;中国公司比美国公司占有更多5G标准必要专利;美国没有本土企业生产关键的5G网络设备。

她说:“现实是,我们的5G领导力面临来自各个方向资源雄厚的挑战。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一个全面的国家规划来应对这个挑战。我们需要一个规划。”

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密西根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和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联邦罗姆尼(Mitt Romney)也这样认为。彼得斯说,政府在应对5G安全方面是“零碎和无序的”(piecemeal and disorganized),没有协调有序的全国战略。

不过出席作证的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克里布斯(Christopher Krebs)表示,美国政府一直在确保5G供应链安全,并且有一个在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指导下的全国性的战略。

他说:“我可以自信地说,美国正在有效地跨机构合作以及与业界伙伴共事。”

是否要排除华为?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计划在11月投票决定是否禁止美国地方电信营运商使用政府项目资金购买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和中兴的设备。那项投票还将决定是否要求美国电信运营商移除被认为有国家安全威胁的设备。

今年5月,川普总统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企业的通信设备。行政令还指示商务部会同其他政府部门,制定执行计划。

美国国务院负责网络事务的最高官员斯特雷耶(Robert Strayer)说,5G安全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硬件和软件的安全,而评估安全的标准应当包括设备供应商在多大程度上受没有制衡机制的外国政府的控制。他说,这个标准虽然适用于所有国家,但是美国的主要担忧是中国的企业。

他在听证会上说:“他们可以被中国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与中国情报和安全部门合作,并且将这种合作保密,也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或法治让企业可以拒绝这样做。这将让中国共产党有能力破坏关键基础设施,拦截敏感信息的传输,获取敏感技术、知识产权以及公民个人信息。中国不仅能够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已经展示出其想要利用和不当使用数据的意图。”

美国政府也在全球游说盟友和伙伴,呼吁他们不要让存在安全风险的华为参与5G建设。华为对美国的指控予以否认。

一些国家已经禁用或限制华为,但是也有国家表示不会作出限制。上个月,挪威表示没有计划禁止华为参与本国的5G通信网络建设。英国媒体报道说,约翰逊政府准备运行华为参与5G网络“非争议”(non-contentious)部分。

斯特雷耶说,如果国会议员可以与其他国家立法机构成员讲述5G安全的重要性,晓以利害,将会有所帮助。

他在听证会上说:“有帮助的方式是,参议员或代表团到那些国家访问时,对他们的议会说明,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虽然一些人可能想把这个作为通信技术问题进行讨论,但这还涉及到我们最基本的价值观,涉及到地缘威胁,因为在通信技术的安全问题上我们根本不可能进行测试,因为在数千万个代码中,总是可以被植入后门的。

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罗森沃塞尔表示,除了确保5G供应链的安全外,美国还应认识到,没有网络是独立存在,美国需要确保连接全球其他存在风险的网络时的安全。她建议在虚拟无线网接入方面投入研究,这样不仅可以提高5G安全,而且能够发挥美国在软件和半导体领域的优势,保持美国的竞争优势。

在她看来,美国的5G战略还应包含更明智的频谱政策,包括拍卖更多可以覆盖更大地理区域的中频频谱,还有要确保物联网的安全。

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星期三通过两项涉及5G安全和美国5G领导力的法案。参议院也有多项5G法案等待审议,预计近期会在委员会审核表决。

信息来源美国之音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