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在上海举行的亚洲消费者电子展(CES)


华盛顿 —
尽管华为公司一再保证,该公司的科技产品不会给美、英等西方国家的通讯基础设施构成安全风险,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界对中国政权的极度不信任是美国不肯为华为放行的根本原因。

分析:中国有能力要求华为搜集情报

乔治城大学美中全球议题对话项目执行主任、小布什政府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总统特别助理韦德宁(Dennis Wilder)星期一(3月4日)在华盛顿表示,5G技术对美国的政策制订者来说是一个未知领域,在目前美中两国互不信任的气氛下,美国决策者对华为的安全性极为怀疑。

韦德宁坦言,美国政府至今没有拿出华为与中国情报机构合作的证据,但他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要求华为这样做。

他说:“不难看出北京可以如何运用华为。大家都已经听说过中国的各种法律要求中国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华为律师声称,这些法律不适用于他们,我认为他们这种说法很难令人信服。”

美国国会参议员:中国共产党以谍报起家

美国国会共和党籍参议员迈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2月28日对记者说:“要意识到,华为、中兴这些公司是中国共产党的全资子公司,因此我们对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渗透到我们的国内产业感到非常担忧。”

加拉格是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运输与基础设施委员会的委员。他2月28日在美国保守派行动大会(CPAC)的讨论中在华为问题上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对中国政权的质疑。

加拉格说: “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共产党的起源有关,它是一个影响力组织,一个情报组织,一个在中国境内成功发动叛乱的组织。今天的许多最高领导人,包括习近平总书记本人,基本上都是中共建立之初时的间谍和情报能手的儿子。”

他还说:“因此,不应该让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中共不仅试图通过技术在国内实行全面社会控制,而且越来越多地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和世界各地试图出口这种程度的控制、影响和腐败。如果我们不赢得这场战斗……我们将会为保持领导地位苦苦挣扎。”

分析:“中国威胁论”没有建设意义

不过,也有一些美国业界人士认为,美国在否定华为时,一味以中国的政治影响力为依据很难让这场事关经济和安全问题的讨论提供建设性意义。

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理事会(ITIC)亚洲政策高级总监娜奥米·威尔逊(Naomi Wilson)星期一说:“只是说‘因为是中国、所以是威胁’,这么说在全球经济中是不够的,而且在我们希望看到美国如何在技术创新方面取得进展、并在未来与中国竞争的时候,这么说也没有指导意义。”

分析人士建议,美国的军事、外交和情报机构应该在5G建设问题上建立反应机制,与私营科技企业建立有效的沟通关系也极为关键。

华为出钱邀美国记者访问深圳 美议员呼吁抵制

与此同时,在此起彼伏的负面消息困扰下,华为公司开始展开公关反击。2月28日,包括《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在内的美国媒体记者纷纷“晒”出一份来自华为的采访邀请。

《华盛顿邮报》记者乔什·罗金(Josh Rogin)在自己的推特上贴出了华为公司电子邮件全文。这封邮件写道,华为邀请包括罗金在内的一批重要美国记者于3月18日到华为的深圳园区参观最近才对媒体开放的实验室,记者将有机会与华为高管会面、参观生产线以及讨论华为在美国面临的挑战。

邀请函说:“如果您可以接受无需付费的旅行,华为将为您支付机票、酒店、餐饮等费用。”

罗金在推特上说:“这是绝对不行的。任何收了华为钱的美国记者都应该感到羞愧,并应该受到谴责。”

《纽约时报》记者安娜·斯旺森(Ana Swanson)则在推特上透露,华为经由中国大使馆向她和她的同事发出了这份采访邀请。

美国国会参议院加拉格说:“我敦促所有美国的记者、所有与联邦政府有任何关系的人,拒绝任何参观华为、访问中国的免费旅行。很明显,他们提出了一个议事日程,这不仅仅是华为公司的议程,而是中国共产党的议程。”

信息来源美国之音

编辑:CCP IS OVER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