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两大疑虑 “资本主义”的定义有多种。定义分歧之外,一个重大问题几乎是共同关注点,是为“资本主义有否未来”。 且不论共同关注程度在全球知识精英之间有多大,这个疑问已带来两个恐惧:其一,左翼极权主义很可能借尸还魂,毕竟靠资本主义养活的民主政治本质是自由主义,而自由主义又与左翼政治是启蒙革命的亲兄弟;其二,社会公平得以维护的系数越来越低,毕竟是民主政治在社会公平方面费尽移山心力而未得足适人意的效果。与此同时,左翼极权主义政权史表明它们没真心(且无能力)解决社会人平难题。

一、国家作为组织形式存在的唯一理由

资本主义作为人类文明的形式,其形象特征是“生产的更快,消费得更多”。在不可止息的技术进步条件下,前“更”呈现幂级,而后“更”无法跟上,甚至因社会不公而衰退。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后一种的典例,它处于长期的有价无市状态。现在,经济形势很差,房地产企业对自身股票进行大规模回购与增持,尽管此种行为以在香港股票为主。 对于作为文明形式的资本主义而言的社会状态是,“生产的多”之行为特质不可能改变。那么,促进消费更快只有让低收入者的需求变为有效需求,如此,就需要富裕者向低收入者提供大量的货币资金。实现这种提供的方式有多种且尽可想象,但是,最主要渠道是国家。未来,这是国家作为组织形式存在的唯一理由! 国家发行长期债券或征收高额的税收或两兼之,均可以。不用担心重税会挫败技术进步,要担心的是大量税收集中到国家手中,拿它干什么去。真正大额地补贴低收者吗?或者,用到自身开支上去?人员经费、国防支出乃至并无多大作用的公共消费,其如频繁场次的节日庆典以及炫耀身份的烟花燃放。

二、危机教训与演进性调整 发行长期债券肯定是最好的方法。它不用增加即时税收,而将问题放到远期。这不是中国成语“饮鸩止渴”所表现的后果,而是人类对未来抱希望的做法。狭义说中国例子,在它的古典时期,因为没有国债意识才导致了中央财政严重匮乏下的对居民无节制收税。最终,引发了社会矛盾的总爆发。 明朝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它的最后一位皇帝曾低三下四地向权贵阶层借款以开支最低军饷。那些被借者知道借出去的钱有去无回,大多数干脆拒绝借出,而借出者则不会按皇帝意向的额度借给,最大幅度地缩减借出额度。中国古典案例不必展开述说,那么,在资本主义制度体系里面,政治文化会接受大量国债的发行吗?或者,那些计划额度能够卖出吗?答案是短期内会遭遇社会精英的抵抗,但经历数次大型社会经济危机后,他们的认知会进行演进性调整。 另一个问题是:即便数波大危机教训了整个社会,那么,人们何以采取接受信仰的方式来认可大量国债是为了社会公平呢?或者说,一个以公平为底蕴的国债型社会究竟以什么样的宗教理念来支撑呢?这个论题应当以一部十分专业的著作来解释,而简化论之,则是基督教文献里的公平观念。事实上,现在的宗教体系没有任何一个在公平观念方面能比得过基督教。 《圣经·旧约》体系的十二小先知书第一书是〈阿摩司书(Amos)〉,那里面讲“But let justice roll down like waters ,and righteousness like an ever-flowing stream”。这比先知书系之外的早期基督教文献里的公平指示更抽象,但〈申命记(Deuteronomy)〉所讲的从怜悯寄居者(Sojourner)到不欠雇工工资,毫无疑问地是微观公平伦理,是Expectation by Amos(阿摩司盼望,在这里,我创造这一概念)的历史伦理基础。

三、后现代忘记了宗教的不朽之益 这是一篇高度规范(而非实证)性质的经济学文章,它不是为基督教宣教而作。因此,在自身的文献支持上不是随意选择的。扼要而言,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之宗旨在于说明“平等乃天意”。英国政治学家瑞安(Alan Ryan,2010)对此已有很好的概述。而通过研究瑞安概述,可以得一个结论:托克维尔深受阿摩司盼望的影响,才写下了《论美国的民主》,尽管托克维尔并没有使用如“阿摩斯盼望”之类宗教性总结概念。 未来,在基督教观念支撑下的资本主义一定不是国家资本主义,尽管国家的债务功能空前提升。而被资本主义养活的民主自由政治绝对有必要去论证一个“更少的工作,更多的人消闲”社会模式之可能性。消闲并不是培养懒惰,更可能是进行慢节奏的高端精神产品创作。不能忽略,消闲也是消费行为。 更多的无须论述,因为这篇文章无论如何不足以代替一部专业著作。而必须表明是:以美国诞生为标志的启蒙革命大成功以来,人类整体思维出现了巨大的谬误,即是说,“公平”作为人类政治最核心观念长期以来被左翼政治霸占,这个现象绝对不正常!这倒不是如左翼极权主义始终没有真心(且无能力)实现公平乃人类政治的莫大讽刺,而是后现代以来,人们在思想产生上太过功利(有类于“生产的更多”),以至于忘了宗教里面的公平观念带给的不朽之益。

结语:故事与事件道理 此外,将基督教观念与中华文明绝对对立是非常愚蠢的认知,尽管这项愚蠢的后果远小于上项谬误。走向公平的社会心理基础是人的普遍善意。希伯来文明里的“路得拾穗”(《圣经·旧约·路得记》)与中国《诗经·小雅·大田》里的“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是完全一致的优势者善意呈现。 还有,中国春秋时期的著名哲学家李耳影响在职官员(关尹)追随,与希伯来文明新约时代里的耶稣召唤税吏马太,事件道理高度一致。至于两大文明里的训诫表达,汉语成语可以在《圣经》警句里面找到大量对应。限于篇幅与主题,不再展开来谈。

綦彦臣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古运河畔小城泊头。

你没有权利发表评论。你可能需要在本网站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