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的悲哀


编者按:【1】这封举报信是我们阵线的成员为社会服务的一个见证。在这封举报信形成之前,綦彦臣先生不仅条分缕析了一份一万五千字的刑事判决书,还对一份七千字的上诉状提出法学意见,同时为蒙冤者撰写了一份四千字的庭辩指要。他所阅读的案卷(复印件)重达十六公斤。

【2】来自綦的消息说,他将向中纪委发信,揭露党权分子背后操弄司法的黑幕。在政治反抗意义上,这封举报信实质说明习近平所吹嘘的“依法治国”,没有任何可能!!维权不是替当局维稳,端在于教育受害群体——认清中共“依法治国”的欺骗性。

对秦皇岛北戴河新区人民法院枉法、陷害

安保龙问题的实名举报

省高院纪检组:

我是泊头市居民綦彦臣,居民身份证号码:13290219641025651X。我还是一位经济学家,曾任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第三届·1997.3-1999.3),经常向公众提供法律咨询,帮助一些社会弱势人员出庭。

由于胜诉了泊头市两农民对沧州市人民政府行政案[(2012)冀行终字第56号],所以,有些人慕名而来。我全面了解安保龙案件也是因为这种情况。

安保龙的儿子安路向我提供了全部卷宗复印件,以及相关法律文书、辅助资料。认真看完全部资料,我认为这是一宗典型的党政权力干预司法造成的冤案。同时,由于引发这宗刑事冤案的民事纠纷之初审在秦皇岛市中院,更兼当事人迫于秦皇岛党政压力而放弃了向省高院上诉,所以,我才决定向省高院纪检组举报秦皇岛新区人民法院即安保龙骗取贷款、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一案的一审机关。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秦皇岛中院根据民诉法第十八条(二)实施一审管辖的民事案[(2015)秦民初第33号],被告河北亿邦房地产开发公司秦皇岛分公司、河北亿邦房地产开发公司之负责人(法定代表人)均系安路。不仅安保龙与安路系父子关系,而且,此民事案之后的安保龙刑事案均与同一块关涉上述两家公司利益的地皮开发有关。

以下,详述秦皇岛新区法院的违法暨错误行为:

一.基于地皮纠纷的民事利益冲突肇因在于秦皇岛市政府未能履行资金支持“动漫旅游项目”的承诺。

对于项目资金缺口,上述民事案件的两被告曾于2013年11月26日具文《关于落实“动漫旅游城项目”资金支持的请求》,希望马市长“尽快落实7350万元的资金支持,以保证动漫旅游城项目良性快速推进”。【请见附件1,共2页。】

在此之前,秦皇岛市国土资源局北戴河新区分局已经向作为上述两民事被告之一的河北亿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秦皇岛分公司催缴土地出让金。【请见附件2,共2页。】

在此等资金紧迫情况下,两民事被告要求秦皇岛市政府落实承诺是正当行为。但是,秦皇岛市政府违约,并且,作为其下级的北戴河新区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在项目被迫延迟一年多之后对项目进行收购。而后,在收购协议落实中双方产生了民事纠纷,以致发生诉讼。

作为当时的秦皇岛市委、政府政绩工程(规划为20亿元),它的落实不力让党政主官承担了仕途风险。因此,民事起诉在先,刑事针对安保龙在后。

二.刑事案件在程序上严重错误。

指控安保龙骗取贷款,理应按刑诉法第一百八十六条指控放款的信用社违法发放贷款。但是,该刑事案[(2017)冀0392刑初18号]并未涉及放款的信用社任何刑事责任,只是以证人面目出现。同理,如果安保龙的职务侵占罪成立,那么,其余签字同意支付1300万元资金给安保龙的八人,均应被指控。事实上,只有麻国江一个人与安保龙一起被指控。

作为该案证人之一的孟振申证明“2014年7月份分公司付给安保龙2497万余元,是九人会议决策结果。【请见附件3,共2页(其中一页为内容复制,涉及判书确认证据,下同),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33页第13项证据。】

孟振申的证言被秦皇岛新区法院一审确定为“本院予以确认”。

安保龙刑事案件中,虽有合伙协议之类的利益相关人约定文书,但在企业工商注册环节,河北亿邦房地产开发公司及其秦皇岛分公司、单独运营的秦皇岛亿邦动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均系自然人独资企业。工商注册行为是法定强制性,否则即为非法经营,因此,在法理上,注册结果大于合伙协议。

由于这种强制法定大于民事约定的事实存在,秦皇岛市公安局对安保龙最初被举报的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不予立案,但是,秦皇岛市检察院则强迫前者立案侦查。

三.专门针对安保龙的陷害行为明显,侦查与公诉机关强定“实际控制人”,审判环节认可非法证据。

尽管检察院的作为从程序上合法,但背后的党政权力干预也是不易的事实。因此,对于身在自然人独资公司中工作的安保龙,依照公司法里的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概念强行确认。

“实际控制人”是指没有股份但暗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股份有限公司利益关联人。而把安保龙往这一条上靠是靠不上的,因为按合伙协议,他是持股人。

在一审环节,安保龙作为法定自然人独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身份仍被认定,这就表明一审法院一直在按检察院方面的意图给安保龙硬套上罪名。为了套上罪名,就置被告的合法权利于不顾。对于安保龙持有异议的《委托还款协议》(辩称协议丙方签字非其所为),在案件侦查、起诉阶段理应得到刑诉法第一百四十六条的救济,“进行补充鉴或重新鉴定”。但是,在上述救济未施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硬性确定《委托还款协议》为“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请见附件4,共2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29页第5项证据。】

指证一审法院枉法裁判的依据尚有仍是“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其一,王永志证言称“有事都是股东商量,谈不是谁是实际控制人”【请见附件5,共2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25页证据29。】这能证明侦查、公诉两家对安保龙“实际控制人”身份定性的错误;其二,秦皇岛衡信司法会计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称“收款人安保龙记账凭证后附委托还款协议,无陈小社收到手续,应核实。”【请见附件6,共5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30至31页(在第31页)证据9。】对此,一审法院既未要求公诉方提供核实结果(或说明核实与否),更未在庭审环节对陈小社进行证人询问、质证,明显违法。

四.职务侵占与挪用公款两罪名完全不能成立。

安保龙没有侵占1300万元资金,这既由9人小组决定的资金分配决议所证明,也由安保龙用此款归还已往为动漫城项目集资款的行为所证明。安保龙的供述中有称:开了9人小组会议,会议主要内容是其从2014年3月份至2014年7月份,合计给动漫旅游城项目集资的2048万元按月息6.5分计,此后分期分批给付其转款,其中1300万元就是本案所公诉的1300万元。【请见附件7,共2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33页证据14。】

安保龙最初以个人名义借小额贷款公司钱4000万是为了合伙项目的利益,以其他方式(主要从私人处借高利贷)融资同样是为了合伙项目利益。因此,无论归还小贷公司4000万还是归还个人高利贷本息合计1300万元,都不是职务侵占行为。反过来说,如果1300万元算作职务侵占,那么,4000万归还小贷公司理所当然算作职务侵占。同质还款行为遭遇不同司法对待,充分说明秦皇岛当地权力分子绕着弯要给安保龙套罪。

至于说到挪用公款罪,更是无法成立。一者,合伙协议人员之间以个人与注册公司之间有着复杂的利益关系,拨账、借款、补账很频繁(稍后的附件9记载亿邦分公司有13个账户,其中4个以麻国江名义开立,可为证明),甚至违规造一些假手续(其如有内外两套账),导致司法会计鉴定机构也难定真伪;二者,就一审法院“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来看,800万挪用公款是借款性质即有安保龙打给动漫项目公司的借条,注明了“按信用社利息”付给出借方利息。【请见附件8,共2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21页证据13。】

尤其应当说明的是,麻国江作为秦皇岛亿邦动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唯一法定出资人(自然人)负有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无法人股东(一般指单位)之自然人独资者连带公司债务清偿责任。换言之,动漫管理公司借给安保龙钱形同安、麻二人之间的私人借贷,是民法调节的范畴。

从司法机关整个办案逻辑来看,它们就是要用刑法压民、商二法。但在中国法系原理上,宪法之下民、商、经、刑等七部门法是平等关系。所以说,秦皇岛新区法院对安保龙案的裁判活动,实质是与侦查、公诉两家一起合作的违宪行为!

此外,安保龙案初始的举报人、案件证人、合伙活动中的利害关系人陈小社,是十分明白亿邦秦皇岛分公司的自然人独资工商注册方式有潜在风险的,所以,他曾提出过变更注册的要求,但未被合伙人接受。【请见附件9,共6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16至18页(在第17页)证据31。】这从一个侧面上印证了安保龙挪用公款罪名不成立。

五.骗取贷款罪名是违法给安保龙套罪的“压舱石”,

虽然不能要求秦皇岛市的公检法办案人员具有法理学家的素养,但安保龙刑事案件从法理上说不通是基本事实。作为侦查机关的公安局不仅最初不想立案,而且在庭审阶段的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长王建辉证言称“本案案情极其复杂”。 【请见附件10,共3页,是为(2017)冀0392刑初18号第35至36页(在第36页)综合证据5。】

谓之“极其复杂”并非在案件情节与定性上,实质是秦皇岛市党政权力分子干预而致的情形。因此,也就有了给安保龙套上骗取贷款罪以做“压舱石”的策略。

举报人陈小社举报的是职务侵占与挪用资金。这两项罪根本给安保龙定不上,于是,加一项“骗取贷款罪”,以使在上两项指控被推翻后,办案三家有个退身步。

实质上,我国刑法实践中很少使用骗取贷款刑名,原因在于:(一)骗取贷款后未按时归还,但提供了真实有效、足额抵押的,不能认定为给银行造成重大损失,不能认定为骗取贷款;(二)银行或信用社工作人员未因行为人的欺骗行为而陷于认知错误而放发贷款,不应认定骗取贷款。后一项是说银行或信用社有时为了手续合规,对购销合同等信息不关注,只是作为放款调查说辞的一个内容。

简言之,抵押是否足值,才是银行或信用社放款审查的核心。

由于骗取贷款罪在证据指向上存在重大缺陷,连最高人民检察院编辑的《公诉巡查件证据参考标准》都回避它。为了弄清原委,我已向最高检发函,要求其对该罪项的证据指要缺乏做出解释。【请见附件11,共2页。】俟后,若最高检有文字答复,我将向社会公布答复内容。这不仅是给安保龙一人申冤,也是为遏止以刑法压商、民二法的司法滥权所做的公益努力!

对于所谓的安保龙骗取贷款行为,办案机关显然是按该罪的两个元素(重大损失、其他严重情节)之后一个来对待的,因为在刑事案件侦办过程中,安保龙方面不仅归还了贷款本息,而且缴纳了罚息,对过期损失做出了充分救济。而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裁判定性尚无相关司法解释,这也给秦皇岛公检法滥权提供了制度缺口。

总结上述的五个方面的说法,我坚决认为安保龙无罪。而安保龙之所以被套上三项罪名,实质上就是一审法院违法作为、枉法裁判的结果。省高院纪检组理应对该案背后的党政权力干预进行调查,并对枉法裁判人员做出纪律处理。

最后,恳求省高院纪检组在相关制度规定的时间内,给予我书面答复。16公斤资料

此致

举报

举报人:綦彦臣

2018年9月6日

注:后有附件11种,总计30页。

评论   

打酱油
0 # 打酱油 2018-09-09 06:14
好消息啊,让更多的美国部门知道一些华人的心声。很给力啊 :P
回复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