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维吾尔语组工作人员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家人和亲属不是被送往再教育营,就是遭到拘押或监禁。

(Courtesy photos)
对于中国大规模监禁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行为,美国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维吾尔语组的6名记者无不感到切肤之痛。他们的数十名家庭成员与其他成千上万的人被关押在政治性的“再教育营”里,人数可能达数百万之众。

被关押的亲人有年老的双亲、兄弟姐妹和姻亲等。据自由亚洲电台提供的消息,中国当局利用这些居住在新疆的家庭成员对在美国担任记者的亲人进行胁迫和压制,试图阻止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事态进行报道。

新疆前热门电视儿童节目的主持人古丽恰克热·霍迦(Gulchehra Hoja)有20多位亲人被拘押。她说,“我弟弟被捕时,我母亲问警察,‘你们为什么逮捕我的孩子?‘“警察回答道,她在美国从事新闻报道是她家人被拘押的理由。

主要的新闻机构往往对自由亚洲电台及其维吾尔语广播报道有关中国西北地区的消息表示赞赏。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谴责中国将维吾尔族人投入大规模再教育营,强迫他们接受高压灌输的政治教条和其他恶劣的待遇,使他们的宗教信仰受到极大的摧残。

维吾尔人的声音
这6名亚洲自由电台的记者现在都是美国公民或永久居民。他们报道中国国营媒体从不报道的消息。

自由亚洲电台是美国政府资助的非营利民营新闻机构,负责向亚洲的封闭社会提供不受检查的新闻。自由亚洲电台的广播会受到干扰,但仍然可以用维吾尔语等9种语言将消息传递给中国、西藏、北韩、越南、柬埔寨、老挝和缅甸听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从左至右),雪珂莱提-霍舒尔(Shohret Hoshur) 、埃塞特-苏莱曼(Eset Sulaiman)、买买提江-居玛(Mamatjan Juma)、古丽恰克热·霍迦(Gulchehra Hoja)、库尔班-尼雅兹 (Kurban Niyaz)和吉里力力·喀什噶里(Jilil Kashgary)。(D.A. Peterson/State Dept.)
今年 45岁的副编辑买买提江-居玛(Mamatjan Juma)说,他有3个兄弟受到拘押或监禁。他担心另外还有3名亲友也可能遭到拘押。他与生病的寡母已经失去联系。“遭受苦难的不仅仅只有他们,这是我坚持下去的唯一原因。每一名维吾尔人都成为受打击的目标。如果我不为他们呐喊,就没有人能站出来说话。“

今年 53岁的雪珂莱提-霍舒尔(Shohret Hoshur) 在20年前因撰写政治文章受到审查。他说他的一名兄弟被监禁,78岁的母亲最近也受到拘押。

他说,“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被监禁。对我的家庭来说,原因很清楚。”

古丽恰克热·霍迦已在维吾尔语组工作了17年。她说,她离开了自己成功的事业、家庭、父母、朋友和粉丝。“你必须做出牺牲。自由并非没有代价。”她年老的双亲已在3月被解除拘押。


今年47岁的库尔班-尼雅兹 (Kurban Niyaz)来美国读研究生并留在美国。他说,他刚到自由亚洲电台工作时,中国当局就开始逮捕他在新疆的家人,其中包括2017年5月被国家安全官员带走的弟弟。

今年 53岁的吉里力力·喀什噶里(Jilil Kashgary)从 1999年开始为自由亚洲电台工作。他说,他兄弟、妹夫和很多表亲都遭到拘押。他对能够揭露中国虐待新疆维吾尔族的行为感到骄傲。他知道他大多数的维吾尔亲属都无法享有他在美国得到的各种权利和基本自由。 “我们在这里有机会为我们的人民进行一些自由表达,告诉他们该地区维吾尔人的遭遇。维吾尔人以前从未有这样的机会。”

遭受高压
今年 48岁的埃塞特-苏莱曼(Eset Sulaiman)相信一名兄弟和他的姻亲已在新疆被拘押。他母亲最近刚去世。

苏莱曼并没有告诉母亲他在哪里工作。他母亲在3名警察来敲门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情况。警察对他母亲说,“你儿子在美国从事反对中国的新闻工作。”他们还警告她,如果她儿子不肯放弃这份工作,结果不会好。

他说,“这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放弃。”

7月,美国副总统彭斯(Pence)在出席美国国务院第一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Ministerial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时对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说,“美国支持宗教自由,不论昨天还是今天,历来如此。”

美国国务院最新的人权报告(Human Rights Reports)指出,中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掩护,采取高度压制性的安全措施,使参加和平表达政治和宗教观点的人员受到逮捕、拘押和骚扰

信息来源: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uighur-families-pay-price-for-relatives-u-s-based-reporting/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