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标题应加上问号吗?经历了周梓乐同学死亡事件后,我对示威者被特区公安打死的传言是先相信,后查证。这是新闻学院指定的严谨评论态度吗?当然不是,但不要忘记,这𥚃已不是新闻学院假设的那个正常世界,这是内战中的香港。

有战地采访经验的德国记者说,香港「警察」比ISIS更可怕。TG放题不在话下,昨天(十一月十日)还有多张特区公安用枪极近距离指向市民(不一定是示威者)头部的相片在网上流传。晚上直至凌晨二时洗版的消息是,昨午特区公安进入九龙塘又一城商场疯狂拘捕市民时,其中一名男子被特区公安用警棍殴打至头破血流,地上留下大滩血迹。稍后有自称医护人员在网上报料,指有人可能当场重伤至死,而特区公安将封锁又一城商场,用车运走尸体。又一城果然不久封销有关楼层(据说是L3),熄灯、驱逐记者。现场记者当然用尽方法追查,结果发现又一城停车场P3层车位C104-106及落货区有血迹及疑似拖行过的手印(以上皆有照片为证)。其实,同场特区公安追打在电梯走避的市民已有可能酿成人踩人惨剧。更恐怖的是,有位女公安居安临下,咧嘴而笑,仿佛享受整个虐待市民过程。
我个人对今次事件感受极深。城大是我母校,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往返城大图书馆查资料及借书,又一城是必经之处,除读书外还会在商场看电影或食饭。通常我会选择周日回城大读书,贪其人少较静,但昨天因处理私人事务没有回去。靠一点运气,我没有被捕或打伤。但明天,后天…我还有这样的运气吗?周梓乐同学、陈彦霖同学,他们刚巧不是你们的儿女,但特区公安猎杀年轻人,特别是女性的疯狂行为继续下去,谁又确保阁下的子女不会是下一个无辜受害者。这与他们是否上街,和理非或勇武派已无关系。
周梓乐同事的死,网上多作分析及评论。综合有以下数点:一)领展发放的闭路电视片段,有一名貌似周梓乐的人在大约相同时闻在尚德村三楼停车场徘徊,服饰及鞋相似,但细心一看,鞋不是周同学那款ADIDAS ULTRA BOOST,而且片中人的鞋底极新净,不似照片所见周同学那对那么陈旧。我们有足够证据怀疑,片段是事后揾替身补拍;二)周同学全身多处伤痕,兼有内伤吐血,与跌伤造成伤势完全不符;三)现场车辆的行车纪录仪极可能留下重要线索。总括而话,周同学不可能失足堕至死。他是先被人殴至重伤,然后从三楼抛下。
只要用常识想想,陈彦霖若真的「自杀」,为何要裸体跳海?日前旺角发现的堕下男尸,为何也是裸体?恐怖的事实是,自六月以来,香港已发生数十宗类似谋杀案,而特区公安推说事件全部「无可疑」,显然是心中有鬼。
又一城谋杀案是旺角太子站8.31翻版。幕后主事者以为可以只手遮天,任意妄为。这些禽兽是错了。纸包不着火。港人会锲而不舍追查,除非杀尽港人,否则真相终有大白一日。又一城,及早交出完整的十一月十日闭路电视片段吧,也不要学领展般,否则后果自负!


梁锦祥

原文地址:https://maddog.myradio.hk/2019/11/11/%e6%a2%81%e9%8c%a6%e7%a5%a5%ef%bc%9a%e5%8f%88%e4%b8%80%e5%9f%8e%e8%ac%80%e6%ae%ba%e6%a1%88/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