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主办“危机中的香港:来自前线的声音”研讨会

华盛顿 —
被北京封杀的知名粤语歌手何韵诗说,在6月12日的“反送中”集会上,她第一次尝到了催泪弹的滋味。

《立场新闻》记者何桂蓝说,7月1日,七八个“白衣人”在地铁站台用木棍和金属棒把正在直播的她殴打在地。

香港社会工作者白艾荣说,过去几个月来,每天晚上,他的团队都会接到十通左右的救助电话,表达想要自杀的心情。

华盛顿时间星期二(9月17日)下午,在民主倡导团体“自由之家”于美国国会举行的“危机中的香港”研讨会上,与会者有机会听到这些来自香港抗争最前线的声音。


被北京封杀的香港知名歌手何韵诗
自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以来,何韵诗便是成为抗争者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她认为,当下警方对民众使用的暴力程度和五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五年前,他们更加克制,现在他们一下午就会用几百发催泪弹和橡皮子弹,”她说。

何韵诗记得,第一次被催泪弹袭击时,她颇为猝不及防。当时,她还和警方发生了争执。

“现在我不会那么做了,因为那些警察疯了,”她说,仅仅三个月前,民众还可以和警方交涉,但现在警察根本不在乎。他们会随意地推搡、殴打乃至逮捕示威者。

一个年轻瘦小的女生戴着抗争者的标志性服饰——黄色头盔,黑色口罩和护目镜出现在当天的研讨会上。出于安全考虑,她以LV的名字自居。

LV刚从高中毕业,在今夏的”反送中”运动前,她从没参与过任何抗议活动。6月9日,她和数以万计的香港人一道参与了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游行。她说,和大多数香港人一样,他们不相信中国的司法系统。

LV说,起初,她只参与了一些外围活动,包括为前线示威者提供物资,但是当看到那么多无辜市民被催泪弹袭击时,她开始参与急救的志愿工作,也越来越接近抗议活动的核心。

“在前线,我最大的恐惧是,当我们逃离防暴警察时,看到其他抗议者摔倒,”她用颤抖的声音说,“我知道他或她会被抓、被打,但我只能抛弃他们,继续跑,我不能让自己被抓到,否则我们下一次的抗争中就会少一个人。”

香港民主人士罗冠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
出席当天研讨会的香港民主活动人士罗冠聪说,这场抗争不仅仅关乎香港,这是两种不同价值观的战斗。

“30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人们认为“我们会迈向同一的方向——西方民主,”罗冠聪说,那些政治学者的预言并没有实现,“当下我们生活在一个分裂的世界,一个意识形态对立的世界,有人把这称作是一场新冷战。”

一个月前来到美国留学的罗冠聪也是这场意识形态之争的焦点。在西方媒体中,他是香港雨伞运动中涌现出的学生领袖,以23岁之龄当选为香港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后被北京剥夺了议员资格。他因为民主活动入狱,也因此与黄之锋、周永康一道被提名201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官方眼中,他却是“暴力示威策划者”、“港独头目之一”。

“当我刚到美国留学时,我被卷入了一场严重的,精心策划的网络骚扰和宣传运动,明显是中国共产党发起的。他们针对我,抹黑我,试图集结网上攻击,甚至一度升级到对我的个人安全构成不利影响,”他对美国之音说。

对于共产党宣传机器的抹黑行动,香港歌手何韵诗也再熟悉不过。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来,她便被北京全面封杀。她的名字不得出现在大陆媒体上,她也再没有任何来自大陆市场的商业收入。

何韵诗强调,香港的抗争是一场“全球战斗”,她呼吁国际社会与香港并肩而战。

“我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她说,“任何相信普世价值——自由、尊严、公义——应属于所有人的人,你们应该和我们站在一起,因为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影响力已经到了这里。你们不是隔岸观火地看着香港,它已经来到了你的家门口。”

“自由之家”8月发布的报告说,过去十多年来,香港的民主程度显著下跌。中国政府对当地事务的干预日渐加强。该组织建议,香港政府立即永久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立法;确保警察避免对抗议活动使用暴力;调查并起诉攻击抗议者的警察;向中国政府明确表示港府不需要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应对香港的抗议活动。

信息来源美国之音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