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赢得美国大选(法新社)截图,备注:2019年8月31号发现截图处理,防止数据消失

各位听众朋友:

川普当选,网络上哀声遍野,包括我在内,无数的人预测失败,跌破了眼镜。川普和他的阵营如果因此而洋洋得意,不可一世,那就大错特错了。这麽多人觉得他的当选不可思议,这本身就是一个川普未来必将面对的麻烦问题:选举输赢,当然是常事,但是一个胜选者被几乎所有非支持者轻蔑,讨厌的程度,史上川普第一,他一宣布当选,UCLA的大学生就上街游行,高呼“我们不要这样的总统”,这在美国的选举史上也是一个奇观。

他如果不能儘快改善他与他的反对者之间的关係,他的总统任期就将是一场梦魇。难怪一向个性跋扈张扬的他,真的得知自己已经当选,发表演讲的时候反到脸色凝重,看不出多少高兴的样子。

就这一点而言,还是应当肯定他的,至少他还有自知之明。简而言之,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是给自己找了一份他完全无法适任的工作(以后他会不会学得很快,我们尚无法判断),他当初一时兴起,横刀而起,现在发现阴错阳差,木已成舟,自己本想大闹天宫,现在却坐上天宫宝座,这种窘况和尴尬也只有他冷暖自知。所以,川普确实赢了,但是,高兴一天就好。

除了自身的能力限制之外,川普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来自于他的支持者。从各种分析数据都可以看出,川普能够当选,绝对不是因为川普本人道德情操高尚,治国之才令世人折服。他或许因为敢于直言,口无遮拦而有一定的群众魅力(那也只针对他的支持者有效),但是作为一个政治素人,他当然不是因为领导能力而当选。他能够当选,大家心知肚明,固然是对手希拉蕊各种政治和历史的包袱太重,让很多人不愿意支持她,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过去的华盛顿精英集团(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并没有给面临许多重大挑战的美国找到很好的出路,导致草根阶层对精英阶层充满不信任甚至仇恨,他们需要找到一个跟他们同频道发声的人,通过对他的支持去发洩积蓄多年的鬱闷和愤怒。而川普,因为他的善于表演,被这些愤怒的大多数选定为这样的代表。坦率讲,川普根本就是一个工具,不是他领导了这次选举,更不是他导致了选举的胜利,而是那些不满意华盛顿政客的普通的美国人,在推着川普一步步走向胜利。对这些支持者来说,与其说他们是在选举,不如说是在造反。

现在,造反成功了,川普当选了。挟着几乎所有美国精英阶层的全力支持和几十年的精心准备,希拉蕊这个典型的美国式政客一败涂地,华盛顿精英集团惊慌失措,对于川普的支持者来说,应当是大快人心,大大地吐出了心中的一口闷气。川普的当选,就像当初欧巴马当选,使得非裔美国人纾解了心中的愤懑一样,对很多蓝领美国白人来说,他们的怒火终于得到了发洩。

但是,我的问题是:然后呢?

这次美国大选最滑稽的一件事,就是美国草根阶层的利益代言人,居然是一个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卡尔马克思要是活到今天,大概会傻眼到无话可说的程度吧。作为一个非常懂得如何避税的资本家来说,他真的可以承担社会正义天使的角色,致力于弭平全球化带来的社会平复差距和种种的社会不公正吗?说实话,我觉得这只是一个笑话。他的支持者其实也只是利用他,来惩罚那些满口谎言,倾向于大资本集团利益的传统政客。一旦完成这个使命,川普还有多少利用价值呢?尤其是当川普执政以后,他有可能站在劳工的立场上吗?如果不可能,到时候,草根阶层的怒火会反嗜掉川普的。说到底,川普也是一个傀儡和工具,当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之后,又会如何呢?

不错,川普当选了。除了祝贺之外,我多少也有一些同情。当选,就是责任和麻烦的开始。川普既要面对整个美国知识和精英阶层对他的抵制,又很可能无法解决他的支持者希望他去解决的问题,他的四年任期要怎麽度过呢?胜利,真的就是那麽的甜美吗?这一次出乎意料的胜利,会不会成为川普的梦魇的开始?我的答桉很简单,就是:Yes!

2019-08-29王丹推文

网友分析:香港人你能代表他们想要诺贝尔将, 100多万 200万 170万 的香港人出来,还不算激怒? (法案通过是川普和国会的基本准则),当年黑川+今年还是黑川,因为法案是被逼通过的假象,而不是美国的国家价值取向,更不是川普的反共决心。

收录自自由亚洲电台


再看今日香港人的真实状态~王丹你眼睛因该不瞎吧

平行信息:直到嗰一日,我地贏咗

【直到嗰一日,我地贏咗】

#轉載連登

如果你仲猶豫緊,聽日去唔去,可以FF下嗰一日,煲底除口罩嗰一日。

每次我FF完,都會充滿力量。以下為個人FF畫面:

直到嗰一日,我地贏咗。

我地會約星期日,出嚟金鐘慶祝,朗讀宣言。
理所當然地,民陣會做大台。民陣可能會約十一點,但一班勇武派,會約返嗰一個時間,612、71嗰個時間——早上六點半。當日,我地會著上黑色衫,full gear,準時到場。

「一、二、三。」我地除低頭盔、眼罩、豬嘴——我地見到對方嘅真樣。嗰一啲熟悉嘅身影,喺前線見過無數次,今日,我地終於睇清楚手足嘅外表。

開始有人喊,係痛哭嗰隻。然後,我地一個個咁喊,現場最缺嘅物資係紙巾。之後,由71入立法會嘅義士上台,大聲朗讀宣言,所有人一齊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大台到了,和理非出嚟了,佔領夏愨道係基本。物資全面進場,我地排物資鏈,傳保礦力、飯團同退熱貼。所有嘢準備好了,牧師上台,帶領我地祈禱,紀念死諫嘅手足,我地喊。默站完,我地坐低,食師奶整嘅糖水,睇片,又喊,會有好多人上台分享,尤其係一班被釋放、康復嘅手足,我地見到佢地冇事,太開心,再喊。會有政黨上台,宣傳兩句,我地會嗌下「我愛鄺神」,笑返。

去到晚上,大台要收,我地會左膠地開電筒,唱一次《海闊天空》,喊到仆街,先講再見。但係,我地會留低,拎支鐳射筆出嚟,好似落club咁喪唱歌、跳舞,玩到攰,再由一班父母接放學,返屋企。

我地知道,往後嘅日子,仲有好多嘢要爭取,但係,贏咗呢一場仗,令我地行得更遠。我地嘅未來,仲有希望。

希望你FF完嗰一日,都可以充滿力量,堅持落去:)。

圖:TG GROUP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