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周末的转身离开运动中,5500人终于站了出来不做沉默大多数。救国阵线从193条短视频中挑出16条具有代表性的个人视频感言并进行了主题翻译。他们包括黑人,妇女,同性恋者,少数族裔,国际友人...

这些民主党的传统票仓是如何转身离开民主党而走向共和党的,听听他们的心声。

【脱离“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

“脱离(民主党)”(Walk Away)运动与其它保守派运动、MAGA运动和反左运动的最大区别是,参加成员都是原本反对川普的自由主义者。现在他(她)们改变了,成为川普的忠实支持者,因为他们不想再受到左派思想的影响。

随着“脱离”运动的出现,“身份政治”正在“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过去部分政治团体对意见表达和思想自由的无数攻击,现在正在得到反击。

“身份政治”是指人群因性别、种族、宗教等的集体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脱离”运动的真正涵义在于,人们想从“身份政治”走出来,摆脱令人窒息的束缚,并且敢于在任何事情上都能以身为美国人为荣。

我们重拾文明,我骄傲地看着美国人,他们长久以来都默不吭声,现在他们开始找回真相,并且用爱来面对仇恨。

在游行队伍中的部分人士说,他们因为偶而反对主流媒体对川普的报导,而“失去了”了朋友甚至是家人。

来自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Edie Cornelius喜极而泣地说,她因为加入“脱离”运动而失去了终生最好的朋友,但是“在这里的人,我觉得都是我的家人,我不再因为我对事物的想法不同而感到孤独,这是一种解脱。”

“在我看到了斯特拉卡(脱离民主党)的视频后,我哭了”,她说,“因为从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

俄罗斯移民奥尔加说,她在搭机前往华府参加“脱离”活动前给儿子发了短信,告诉他这件事,“我很担心可能会因此失去他,但是他回信说:‘妈妈,祝你玩得愉快。’我放心了!”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