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按語:

1775年美國開國元勳亨利在維吉尼亞州議會發表著名的「不自由毋寧死」演講,極力遊說維州參加美國獨立戰爭。這次演講對與會代表造成了極大的衝擊,演講結束後整個會場沉默了長達幾分鐘。當時的與會代表有美國國父傑弗遜和華盛頓等美國先賢。此後維州很快通過了擺脫英國統治宣布獨立的決議,亨利被任命為民兵籌建委員會主席。一年後美國13州聯合發表獨立宣言,宣布建立美利堅合眾國。偉大的美國由此誕生。亨利兩次出任維州州長。成為美國開國元勳之一。
亨利的這次演講極大地激勵了美國人民的反抗意志,因此被載入史冊。今天我們面對的政權比美國先賢們所面對的統治者殘暴百倍,我們為爭取自由民主所付出的代價也高出百倍。讓我們踏著美國先賢們的足跡,向暴政開火!「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议长先生:
没有谁比我更加敬佩这些在议会上发言的先生们的爱国热情和才干了。但是,对待一个问题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因此,假如我持有观点与他们恰恰相反,并且无所顾忌毫不保留地表达出来,希望不会被认为对他们有何不敬之意。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我们讲客套了。

议会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的国家正处于危难之际。我个人认为,最严重的一点就是关系到我们是独立自主还是被奴役的大问题。事关重大,应该准许人们畅所欲言。如此,我们才有望阐明事实,完成上帝和国家托付的重任。此时此刻,如果因为害怕冒犯他人而保持缄默,我会认为自己是在叛国,是对比世上所有君王更令人敬畏的天主的不忠。


议长先生,人类天生就容易沉迷于希望的幻想之中。痛苦的现实来临时,我们往往会紧闭双眼不敢面对;宁可倾听海妖的歌声,直到我们被变成野兽为止。这是聪明人在追求自由的艰苦卓绝的奋斗中所应该做的吗?我们难道愿意做那些对关系着能否获得拯救这样重大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人吗?就我而言,不管这会带给我多大的精神折磨,我都愿意了解全部的事实和最糟糕的结果,并为此作好准备。


经验是指导我前进的惟一明灯;过去是判断未来的惟一依据。因此,我想知道英国政府在过去十年中有何作为,使得各位有理由信心十足心甘情愿地来安慰自己也安慰议会?是因为他们最近接受我们的请愿时所露出的狡诈的笑容吗?先生们,别相信这些笑容,事实会证明这只是一个圈套。别被人家的一个吻给出卖了!大家想想:他们如此仁慈地接受我们的请愿,而同时又在我们的水域、我们的土地上大规模地备战,这是多么不协调呀!难道爱护与和解用得着出动他们的战舰和军队吗?难道我们的爱需要用武力才能挽回吗?先生们,别再自欺欺人了!这些只是战争和征服的手段,是国王最后的托词。请问各位,如果这些军事装备不是用来迫使我们归顺的,那它们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哪位先生能告诉我,这还有什么别的意图吗?难道在这个地方,大不列颠王国还有其他敌人需要用这些庞大的海陆军队来对付吗?不,先生们,没有其他敌人了!这些就是用来对付我们的!它们是英国政府早就造好,用来囚禁我们的锁链。我们能用什么来反抗呢?争辩吗?先生们,我们已经和他们争辩10年了!再还有什么话可说吗?我们所能做的都做过了,然而一切都只是徒劳;难道我们还要卑躬屈膝,摇尾乞怜吗?我们已经用尽了一切办法。所以,先生们,我恳请你们别再自欺欺人了!为了避免这一场即将来临的风暴,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我们请愿过,我们抗议过,我们也乞求过;我们曾跪倒在国王的御座前,哀求他制止政府和国会的专制暴行。我们的请愿遭到蔑视,我们的抗议带来的是变本加厉的暴力和侮辱,我们的乞求换来的是不屑一顾;我们在天子脚下被轻蔑地一脚踢开!事已至此,我们还能沉迷于和平友好的美好幻想之中吗?已经不再有任何希望了!假如我们渴望自由——假如我们真要维护为之奋斗已久的神圣权利不受侵犯——假如我们不至于卑鄙到想放弃我们抗争已久,发誓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伟大角逐,那么,我们必须战斗!我再重复一遍,先生们,我们必须战斗!除了诉诸武力,求助于战神,我们别无选择!

先生们,他们说我们势单力薄,无力抵抗如此强劲的对手。但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变得更加强大呢?下周?还是明年?难道非要等到我们被彻底解除武装,家家户户都被英军占领的时候吗?难道优柔寡断,毫无作为能为我们积聚力量吗?难道我们能高枕而卧,要等到束手就擒之时,才能找到退敌的良策吗?先生们,只要我们懂得如何利用造物主赐予我们的力量,我们就绝不弱小。我们拥有三百万为神圣的自由而武装起来的人民,我们拥有这样一方国土,这就是敌人任何武力都不可战胜的力量!况且,先生们,我们并非孤军作战。公正之神与我们同在,并主宰着一切国家的命运,并会唤起朋友们为我们进行战斗。先生们,战斗需要的不只是强大的力量,还需要机警,积极和勇敢;何况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即使我们卑怯懦弱,想抽身而出,也已经太晚了。我们无路可退,回首只是屈从和被奴役!囚禁我们的枷锁早已铸成,镣铐的叮当声回荡在波士顿平原的上空!战争已经在所难免——那就让它来吧!先生们,我再说一遍,让它来吧!


先生们,不用再徒劳地试图缓和事态。各位可以高喊和平——但和平并不存在。事实上战争已经打响!很快,从北方席卷而来的风暴就将带来隆隆的炮声!我们的弟兄们已经奔赴战场!为何我们还在此袖手旁观?各位先生究竟想要什么?又能得到什么?莫非生命如此珍贵,和平如此美好,竟值得我们以镣铐和奴役为代价来获得?全能的主啊,快阻止他们吧!我不知道别人将选择怎样的道路,但对我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帕特里克·亨利(英语:Patrick Henry)

编辑:MO FO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