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文件

作者 嘉洋

时隔四年,班加西事件的真相已大白于天下。 奥巴马、希拉里所有有关班加西的谎言被无数证据彻底戳穿。 然而,他们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 相反,希拉里和她的谎言制造工厂又炮制了新的一系列谎言来欺骗美国人民,要求美国人民选她做总统!

附件

1,25年前美国作者约瑟夫·布鲁达《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刊登于《高级情治概览》(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附中文翻译件)

2,小参考总第515期(1999.08.19)发表的——

“全美学自联安全工作组”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我们不要小富即安,不要以为手头有几个活钱就了不得,如果产业没有增长潜力,没有附加值,没有‘金刚钻’,只做牛仔裤和运动鞋,不管做得多好,做得多大,都不可能赶上美国。”
游戏高度自由,选择发展计划
华为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在华为新员工座谈会上讲话说到:“我们要正视美国的强大,看到差距,坚定地向美国学习,永远不要让反美情绪主导我们的工作。在社会上不要支持民粹主义,在内部不允许出现民粹,至少不允许它有言论的机会。全体员工要有危机感,不能盲目乐观,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
为什么我们要坚定的向美国学习?真正的美国制造,你了解多少?
我们不要小富即安,我们不要以为手头有几个活钱就了不得,如果产业没有增长潜力,没有附加值,没有“金刚钻”,光做牛仔裤和运动鞋,不管做得多好,做得多大,都不可能赶上美国。都还是农民工进城。
想赶上美国,不但要有中国自己的通用电气、波音,也要有中国自己的诺斯洛普格拉曼、霍尼韦尔、洛克希德·马丁、雷神、汤普森·拉莫·伍尔德里奇、联合技术、利顿工业、达信、CSC、ITT、联合防务、休斯电子、L-3通信、艾连特技术系统、哈里斯、罗克韦尔、阿尔康工业、韦里迪安、西利康图解计算、布兹·阿伦·哈密尔顿、普利迈克斯技术、米特里、EGG、DRS、泰里达因技术、列·谢格勒、装备支援系统、蒂坦、安特翁、AM General、电子数据系统、奥什科什、库比克等等,更要有中国自己的陶氏、亨斯曼、PPG、伊士曼化工、孟山都、道康宁、惠普和安捷伦、IBM、泰科、英特尔、卡特彼勒、德尔福、杜邦、江森自控、思科、3M、迪尔、固特异、施乐、艾默生、惠而浦、摩托罗拉、朗讯、辉瑞、罗氏、礼来等等。
上述这些企业加上普林斯顿、哈佛、耶鲁、斯坦福、伯克利、加州理工、麻省理工、芝加哥、哥伦比亚等大学才是美国综合国力的支柱,才是美国骄傲的本钱,才是美国强大的原因。
经过我们这30年奋力追赶,我们与美国距离虽然不是差十万八千里了,但是还差得远。举例来说,在复合材料领域,杜邦积累的工艺数据,就是目前我国已经掌握的数据25倍以上,在涡扇发动机领域,我国做完的材料和工艺试验数量,不过GE的5%而已。
其他领域差距同样大,尤其是微电子、精密仪表仪器(现在国内大企业没有安捷伦仪器的实验室都不好意思给别人打招呼)、传感器、精细化工、复合材料、特种金属材料、精密陶瓷材料等等,差距还甚远。
单单是机械制造领域,我们在高档数控系统,数字化工具系统及量仪,高档DCS、FCS和PLC,涡扇发动机智能控制系统与美国就有20年的巨大差距。
在精密和智能仪器仪表与试验设备方面差距更大,在高精度、高稳定性、智能化压力、流量、物位、成份仪表与高可靠执行器,智能电网先进量测仪器仪表(AMI),材料分析精密测试仪器与力学性能测试设备,新型无损检测及环境、安全检测仪器,国防特种测试仪器等各类试验设备我们基本全部依靠进口,被瓦森纳协定禁运的,只能依靠隐蔽战线同志们冒险。
至于高可靠性力敏、磁敏等传感器,新型复合、光纤、MEMS、生物传感器,仪表专用芯片,色谱、光谱、质谱检测器件;高参数、高精密和高可靠性轴承、液压/气动/密封元件、齿轮传动装置及大型、精密、复杂、长寿命模具;高档(尤其是军品级别)电子器件及变频调速装置等等都只能依靠进口或特殊手段取得。
美国制造业目前结构的优化程度是超出大家想象的,石油煤炭这种依赖资源的产业占比很低,消耗能源的汽车产业占比也不高,让人意外的是化工和机械这两个产业,占比非常高,而且这两个产业,美国在技术上有绝对领先优势。
2013年,化工产品(包括制药)+塑料橡胶占全部制造业产值的19.5%;食品饮料占10.8%;电脑电子占9%;金属材料占8.7%;机械产品占7.8%;汽车产品占6.1%;航天运输5.9%;其他产品4.5%;石油煤炭4.4%。
不要小看美国的制造业,没有美国制造业,我们的数控机床、电子工业、能源工业、精细化工业和部分军工产品全部或部分,都要完蛋或性能大打折扣。

华为讲话原文